大稻埕之貓

用戶插入圖片
大稻埕之貓

 

奎澤石頭

 

「異托邦則像是一個反位址,是一種在真實地域中活潑作用著的烏托邦。所有其他真實位址都能在文化
脈絡裡發覺,且能被清楚再現,競逐與翻轉。但異托邦這類地方卻在所有地方之外,雖然或許它能在
現實中被指出位置。」   

Michel Foucault: Of Other Spaces.

 

受到血液裡必須如此的召喚,三番兩次

蜷伏你美麗至極的身邊微至杯水隱至思念,舔著爪子,窩裡依偎

從被放棄不知多少年的照片裡一起溜出來,勳章飾,牛眼窗

繞境霞海城隍與不知幾十萬人肩摩轂擊忘情鬥豔爭奇,

通衢大道幻出人海, 共樂軒, 靈安社,一起壯闊前行

嘉年華般藝閣打造禽獸騎類,坐妙妓身服古裝,飾 

吳宮教戰,百鳥朝鳳二大隊打鼓敲鑼。我像個孩子,喝采目不轉睛

如同稻埕為真實太陽曬得暖暖的身體,逾越過午不食。蹑足登入永樂座看戲

或者揚帆逆流而上,岸邊金華盛開洋行處處,擁吻水上有愛,如此

混種六館街。遙望鐵軌南端菊花與劍的肅冷,在這裡殺死

整個下午的蒼白, 飽覽和服世界裡的茉莉花香,流動的風 

台北橋畔,我想這樣咀嚼,長日照的春天新葉,躺在涼椅

亂走時序的三線路,親愛的夢址,我是還想多吃一隻魚的  

偽素食主義者身影,任性數著星辰,睥睨城內太陽旗   

說請勿逾越  普羅救主蔣渭水的愛情 與政治防線 

等待陶瓷茶罐滿載的戎克船影點點,等待

 

你從愛戀淡水河的山頭出場,橫抱琵琶,一看就知

那古典唐山的雲來自台灣人市街。雲霞南管,悠悠然就在這裡

癡癡地聆聽,幾乎完美無瑕的九連環

你故意走了個音,等待指正,我就來攜手,夕照,雙帆影 

港町昨日,我們自信,從這裡出發就可以看見全世界。

 

微至杯水隱至思念,我們親愛的夢址,在同一道水流裡 

沈溺永遠國度裡的快樂,請溫柔地以流行音樂轉換我,成為一隻貓

懶洋洋斜倚,打著節拍,目不轉睛  舞動 旋轉的茉莉

來不及邪念地大醉酩酊,太平町通繁華街屋旗亭裡的愛恨與

死亡。黑裡帶白的身體,我蹑足永遠輕巧,跳回照片

跳出照片,轉個身段,和你吟唱   從今後,常來江山樓 東薈芳 蓬萊閣

那來生還堅持,要去自我迷失的地方 

 

(二0一0、九、一六)

 

 

行將殤逝的台灣長尾水青蛾


行將殤逝的台灣長尾水青蛾:大陰暗籠罩感覺大雨將至,走出文舍陽台背手看樹,
忽然看見一白色狀似葉片在碩大楓樹上搖曳,近看,竟是一隻純白色的飛蛾,
用盡牠生命最後的力氣緊緊抓住樹葉隨風飄盪。有時風大,
牠的翅膀微微收縮又放開,
碎裂的雨翅時戶內傳出的音樂是舒伯特的死與少女。

長尾水青蛾 (學名:Actias selene) 是的一種。主要分布於印度中國台灣,在日本美國等地也有相似的品種。以楓香類似的樹為食。與所有的天蠶蛾科物種一樣,長尾水青蛾的成蟲並沒有具功能的口器,所以牠們破蛹之後無法進食,一般只有數天到一周的生命。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5%BF%E5%B0%BE%E6%B0%B4%E9%9D%92%E8%9B%BE
用戶插入圖片

1 2 3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