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嶺〉究竟是一首怎樣的歌?(上)

〈黃昏嶺〉究竟是一首怎樣的歌? (上)


    石計生 


1. 


六0年代寶島歌后紀露霞的成名曲〈黃昏嶺〉膾炙人口,廣為流傳,是公認台灣歌謠中的經典之一。以當時的的媒介迴路(media loop)來看,唱紅的歌不僅僅流傳於歌廳或當時唯一音樂載體收音機裡,也會被製作成台語電影的主題曲,甚至直接以曲名當作電影名稱。其中男歌手主要就是文夏與洪一峰:如文夏的《媽媽請妳保重》(1964年,徐守仁導)、《文夏風雲兒》(1965年,許峰鐘導)和洪一峰的《舊情綿綿」(1962年,邵羅輝導)、等,但這已經是台語電影第二期(1962-1970)的事情了;女歌手部分,根據我對台語電影名導演辛奇深度訪談,從台語電影第一期(1955-1960)的近200部電影裡,其中有2/3是紀露霞所唱,但其中大部分都已亡佚,沒有保存下來,如電影《桃花鄉(1957年,陳列、陳翼青導)《赤崁樓之戀》(1957年,李泉溪導)《瘋女十八年》(1957年,白克導)《林投姐》(1959年,楊道導)。印證紀露霞直接交給我研究的碩果僅存的兩本歌仔本,《台語唱片歌集9月號》(1958)和《寶島歌選》(1958)裡的內容,發現至少有還有《苦戀》、《酒瓶花》、《大橋情淚》(與顏華合唱)、《火葬場奇案》、《福州奇案(幕後張美雲,唱片紀露霞)、《此世之花》、《破網補晴天》、《何日花再開》、《誰的罪惡》、《運河殉情記》、《紗容之戀》、《戀愛三重奏》、《半路夫妻》、《心酸酸》、《愛情保險公司》等電影。


因此,加加總總至少20部有留下證據的台語電影的主題曲或插曲是紀露霞所唱,有時一部電影不只唱一首,如歌仔本裡記載《桃花鄉》電影紀露霞唱了〈桃花鄉〉、〈何日春再來〉、〈桃花好比美人粧〉(與李玉娟、陳列合唱)、〈好春光〉、〈香港人〉和〈喳喳〉等八首歌;而《愛情保險公司》則根據徐登芳的收藏,至少有〈愛情保險公司〉、〈春戀〉和〈酒女嘆〉等三首[1]。可以想見,若紀露霞婚前最為活躍的1955-1960年間,近200部台語電影裡,其中有2/3是她所唱,每張唱片有個38首歌,則光是電影部分至少唱過五、六百首歌。紀露霞說有時一天可以接受幾家唱片公司邀請錄21首歌,若再加上台語電影第二期的電影主題曲灌唱,與婚後台南亞洲唱片行與三重、板橋等地的唱片行的邀請等等估計起來,紀露霞印象中唱過上千首歌,應該是可信的。我在別的地方講過,說紀露霞於1960年婚後「移居嘉義、退出歌壇」是不可信的說法,這中間隱藏了「台北中心主義」的偏見,事實上她從來沒有離開過她所熱愛的音樂事業。〈黃昏嶺〉於1965年被收錄為第二期台語電影《悲情公路(辛奇導)的主題曲就是一個好例子,不僅是電影公司繼續找寶島歌后紀露霞,1960年紀露霞結婚後搬至嘉義時期,由各唱片行所陸續邀請老師復出發行的專輯唱片。如亞洲唱片行出版的編號AL-475的《紀露霞歌唱集》裡面一首歌:〈愛你只有在心內〉,是「美歌台唱」的混血歌,1961年著名歌手Bobby Vee美國暢銷歌曲排行金曲I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的台語版。該曲盤演唱前有一段紀露霞極為少數而珍貴的原音講話:


各位朋友,我是紀露霞,大家很久沒相會啦!在我這麼久沒灌唱片的時間裡,承蒙各位不時的關念,實在真感謝。這次再受到亞洲唱片公司的聘請,來灌幾首新歌,能夠跟各位來相會,我感覺到萬分的快樂!請愛護我的各位老朋友以及新朋友,聽了以後呢給我多多指教,我也十二萬分的誠心,要來歡迎你們的批評。


雖然無法完全確認這首歌的發行日期,但是根據這段話,完全說明了紀露霞與台灣歌謠的關連,即使是婚後仍然持續不斷,可能錄製時間應該是1960-1970年間。 


2.


〈黃昏嶺〉作為紀露霞的成名曲,因為被廣為流傳,所以版本很多。以目前可以找到的,我進行研究所收集知道的〈黃昏嶺〉版本依時序如下:(1)歌樂唱片(唱片編號AR1013蟲膠78轉黑膠,約1957)(2)《悲戀公路》電影主題曲/紀露霞歌唱集第四首(1965)(3) 孔雀唱片(唱片編號AL-2003台北縣板橋孔雀唱片行出版「青春嶺」專輯,1968)(4) 亞洲唱片(台南亞洲唱片行33/1/3轉黑膠/港都夜雨專輯,難忘的流行歌曲第五集, 19696)(5) 亞洲唱片(唱片編號ATS-158台南亞洲唱片行33/1/3轉黑膠/慈母淚痕專輯,難忘的流行歌曲第十四集,1969)脫離1960年代,則有亞洲唱片(高雄亞洲唱片復刻CD版,1993)和《紀露霞50週年紀念專輯》Disc1第五首(翁清溪音樂工程,紀露霞個人發行,2005)等。


雖然〈黃昏嶺〉作為紀露霞的成名曲,對她意義非凡,大家聽起來也很自然以為是台灣人自己作詞作曲的流行歌,但在我越深入進行這國科會研究的過程裡,對於這首歌究竟該放在「原創或台灣歌謠改編」,還是「日歌台唱」的混血歌的位置,卻感到猶豫不決。就目前台灣歌謠相關文獻看來,作詞為周添旺是定論,我也直接跟紀露霞查證確認。但作曲說法很難統一,有些記載是楊三郎,有些則說是日本曲,是誰卻又不知道。這事情2007年末我直接問過紀露霞老師,她認為絕對不是楊三郎,有可能是日本曲,但是誰作的因為年代久遠,也不記得了。於是,在缺乏文字記載與音樂直接證據之下,〈黃昏嶺〉究竟是一首怎樣的歌,成為一個我心中的學術謎團,也是個關心此事的大眾的困惑。


 


3.


〈黃昏嶺〉究竟是一首怎樣的歌?這件事情就在我心裡生了根,追尋解答的念頭不時閃過,也不時會問問學生們,請大家幫忙在網路上找。2009515,我忙於幫紀露霞在台大音樂所舉辦〈五十年演歌人生:紀露霞座談會〉後不久,我的研究助理,台大音樂所的碩士研究生邱婉婷跟我說:「老師,找到了,是混血歌。2007年成大藝術研究所的碩士論文,由陳碧燕教授指導,廖純瑩所寫的《移植與內化:五、六○年代台語翻唱歌曲研究》裡,提及紀露霞所唱的〈黃昏嶺〉是翻唱自日本的歌曲,演唱者是日本著名流行歌手美空雲雀。」


        聽到此消息時,首先心中浮現一個人影。嗯,陳碧燕,我在芝加哥留學時的老朋友,也指導了這麼好的一個論文。碧燕研究佛教音樂,是個特別的人,美而脫俗,靈氣飄逸,很像觀世音。在windy city時我們時而一起念經,到芝加哥南區雷藏寺與北區的正覺寺參禪問道,討論在當代何謂「正法」?也聊到 悟明長老早就希望我完成該做的出家之事,碧燕說那是難得機緣,修幾世才有可能達成。碧燕對我可言,可謂難得佛道上的朋友,我現在手邊比較珍貴的海峽兩岸的僧團錄音都是來自於她的田野錄音餽贈。輾轉聽說她離開成大到南藝大,上回高雄觀音禪寺住持 悟觀師打電話邀請我去來年至位於高雄縣阿蓮鄉淨覺僧伽大學(泰國朱拉隆功佛教大學台灣分校)開課時,就聽說常和他們來往的碧燕真的離開學院至大陸雲遊修行去了。有點惆悵,她竟然先我而去,但毫不意外的,那是碧燕應該的去處。


而陳碧燕留下的,竟是我的塵緣裡的一個探索的線索,對於解開〈黃昏嶺〉究竟是一首怎樣的歌的謎團,這確實是令人振奮的消息。雖然論文裡還是沒有說明是誰作詞作曲的,但至少告訴我一個線索,和美空雲雀 (Misora Hibari)有關。 這條線索,真的後來就讓我揭開了所有謎底。


2009.07.24 (待續)








[1]徐登芳的收藏紀露霞主唱的電影《愛情保險公司》曲盤,因為他的黑膠收藏太多,目前只有電腦影像紀錄,還找不到唱片本身。唱片編號TSL-07-B,為1957年台聲唱片出版。其唱片影像紀錄為B面,A面或許還有紀露霞所唱的歌曲。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