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唱歌熱愛人生的鄭日清先生

用戶插入圖片

第一次看到歌星證:鄭日清提供(台北/中山堂堡壘咖啡)


(2010.05.22 pm2-5)很難想像年事已高的台灣歌謠長青歌手鄭日清先生,以八十七歲之齡隻身從永和搭公車來西門町中山堂接受我的訪談,侃侃而談三小時毫無倦容。這其中的原因,在訪談中就理解了。鄭日清是個熱愛騎單車到處閒逛且開朗不藏憂鬱的人,1924年生於台北今之古亭區,本來是日治時期總督府內的臨時雇員,戰後至公路局工作,因熱愛唱歌機緣巧合下,在1958年左右的正聲,民本與中華廣播電台的歌唱比賽中獲得「三冠王」而聲名大噪,開始錄製黑膠唱片,以最為膾炙人口的「落大雨的彼日」為中心,鄭日清說他出過兩張專輯,一共七張黑膠,現在找得到的卻很少。因為他的平易近人與好歌喉,鄭日清與當時的主要台灣歌謠歌星,主持人和唱片行老闆都很熟,如文夏,與他提供的一張照片裡的洪一峰,吳晉淮,紀露霞,林英美,張淑美,劉福助,洪德成,小鳳(民本電台主持人),蔡董(亞洲唱片行老闆蔡文華)等。鄭日清也拿出他珍藏的「歌星證」,是他1970年代考過的證件。經過兩次換證,後來改為叫做「演員證」。他說那時確實需要有證才能登台。考試內容分為指定曲(20首國語中選2首)與自選曲(可選台語),當年他說考試尚稱公平。只是那個時代貶抑台灣歌確實是存在的,但鄭日清並沒有多說什麼。

鄭日清像個理解60年代台灣歌謠的樞紐,可以縱橫時空知道那個年代的人物與氛圍。

因為鄭日清的開朗熱心,大家都喜歡他。洪一峰與愛玲結婚找他,紀露霞與先生在新店時也喜歡找他吃飯聊天,吳晉淮,洪一峰也常和他到大稻埕的波麗路西餐廳喝咖啡。鄭日清像個磁石,吸引著所有對音樂熱愛有感情的人。我坐在他身邊,感覺一個沒有老態的老人,赤子之心常在一個還能騎著孔明車從台北到桃園的人身上。「從十幾歲到七,八十歲,我騎過三十幾輛腳踏車啦!」常常到高雄或台南歌廳登台時,就把腳踏車用火車托運下去,唱完歌就騎單車閒逛看城市,省錢又方便。無意中也鍛鍊了他的好身體。在訪談中,我發現鄭日清還有一個人格特質:他總揚人之善,不言人非。這點跟紀露霞老師很像,紀老師是虔誠佛教徒是有信仰的人,鄭日清則應該跟他的生性開朗有關。鄭日清總說別人怎麼好,不是虛偽而是真正相信別人好,這正是鄭日清令人動容的美感之處。這時我想起我的佛教師父   悟明長老所說的「恆順眾生,常隨佛學」,鄭日清的人格從另一種面向讓我們理解這樣的智慧。也是我這次訪談的重要生命收穫。

鄭日清先生說,今天要來見教授,所以特別帶了西裝來準備合照。我說愧不敢當。我看著他小心翼翼地從背包裡拿出用從日本時代就保留的紗巾包好的Johnstone西裝,上面繡著「鈴木」二字,原來這西裝是日本友人送他的,是他惜情的友誼信物。我看著這一幕想著詩社友人高榮禧,廖乃賢與王作良,約略是那樣深刻不變的情誼。乃高高興興與鄭日清照了相,心中充滿了回憶與愛。

台灣歌謠不滅的精神,以唱歌熱愛人生的鄭日清身上烙印著對於我們晚輩的身教與無窮的啟示(石計生後記,2010.05.23)。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