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澤石頭

 


受到血液裡必須如此的召喚,三番兩次


逾越過午不食。蹑足爬上軟枝黃蟬偷聽月夜愁


你想這樣咀嚼,長日照的秋天躺在涼椅


還想多吃一隻魚的素食者身影,任性數著星辰   


 


從不知名的山頭出場,橫抱琵琶,一看就知


那雲來自大稻埕。秋蟾南管,幽然這樣就在這裡


故意留個錯字等待更正,攜手,夕照,雙帆影


你懶洋洋斜倚,打著節拍,目不轉睛


不帶邪念地梳理,昨日夢裡的愛與


死亡。棕黃帶白的髮茨,蹑足輕巧,轉個身段


吟唱   從今後,蓬萊閣


那來生還堅持,要去自我迷失的地方


 


 (2010.09.16)




Share Butt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