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桐溪臨《富春山居圖》中秋畫展

  用戶插入圖片
用戶插入圖片用戶插入圖片
用戶插入圖片
秋月今古,美美與共


                          ——桐溪臨《富春山居圖》畫展



自序


 


黃公望(12691354),字子久,號一峰、大癡道人,博學有辯才,善書畫,能詩詞,通音律。《富春山居圖》是其年逾八旬所作的水墨長卷,精妙絕倫,被譽為畫中蘭亭。所繪富春江兩岸初秋景色,層巒疊嶂,飛泉茂林,村居野店,漁舟隱士。墨法筆法出自董源、巨然,而又別具風貌。筆意綿綿,其中有情;水墨淡淡,其中有神。


惜此舉世名作竟歷火劫。淸順治七年(1650),收藏此圖的吳洪裕病危,命人將之投入火中為殉,後幸被其侄投以他卷從爐火中易出,卷首數尺已焚毀。焚後分成兩段,前段即《剩山圖》,現藏浙江省博物館。圖縱31.8公分,橫51.4公分,火痕宛然可辨,左上角有“吳之矩”騎縫白文半印,右下方有“其貞”朱文小印。


後段《富春山居圖》縱33公分,橫636.9公分,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右上角“吳之矩”白文半印恰可與前段銜接。此段重新裝裱時,卷尾董其昌的跋被移至卷首,以掩蓋火燒痕。後段上有黃公望親筆題識,記作圖緣起:“至正七年,僕歸富春山居,無用師偕往,暇日于南樓援筆寫成此卷。興之所至,不覺亹亹佈置如許,逐旋填劄,閱三四載未得完備,蓋因留在山中而雲遊在外故爾。今特取回行李中,早晚得暇當為著筆。無用過慮有巧取豪敚者,俾先識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難也。十年青龍在庚寅歜節前一日,大癡學人書于雲間夏氏知止堂。”歜節即端午節。


自大痴道人于庚寅年(1350)題識卷末,至今歲再逢庚寅,此圖已歷人世整六百六十載。末學不敏,但思慕前賢,身居高樓林立之都市,今歲幸得清閒,日夜展閱《富春山居圖》之無用師卷圖冊。恰逢四至六月間北京故宮博物院武英殿展出道人真跡《丹崖玉樹圖》,遂數度拜謁,徘徊于畫幅左右,鬱鬱山水氣息穿越今古,撲面而來,我于靜穆曠達中感悟自然之天真雋永,如得道人親炙,欣欣然于五月初開始臨摹無用師卷,不過是把圖冊擺在桌邊,以意對臨,所用紙為生宣,歷半月餘于四月初八佛誕節臨畢。身心在層層叠叠筆墨生活中宛若受了一場洗禮,至于像不像已屬其次矣。 


 


然而接下來的日子我仍念念不忘此圖,似意猶未盡,遂于八月初開始再臨摹,日日在高樓蝸居止止室中坐游富春山居,不亦快哉。此次不同于前次的一是改用熟宣,二是找出前半部分《剩山圖》印刷品,復參考《沈周書畫集》裏沈周背臨的《富春山居圖》,其背臨的應是火前本,且與原作有驚人的吻合。如此將兩段分開的山水合二爲一,粗略復原了此圖歷火前的面貌。此臨本完成于農曆七月十五盂蘭節。 


 


獨樂樂,不如與眾樂樂。欣會中秋月圓之際,北海快雪堂“美人之美”,特邀專題展出此兩卷臨仿之作,吾畫何其幸哉!九月初匆匆開始準備畫展,遂復閲黃公望相關資料,發現其恰恰誕生于南宋咸淳五1269中秋日!畫展時間之安排雖稍嫌倉促,然豈非天意乎!冥冥中似得道人仙靈之護佑,不然友朋們如何在此似閬苑仙境之地“美美與共”,賞月讀畫,歡聚一堂,紀念黃翁仙誕七百四十二嵗! 201097于止止室


今夜滿月送我一首詩


桐溪


 


秋風背負一池綠水掠過松影


一群野鴨頃刻浮在眼前


今夜滿月送我一首詩


看水面浮現山巒樹林小村野店


在空落落的心綿延蕩漾


古代與現代之間穿梭滿月徘徊的光


大癡道人朗朗風骨默坐山野


默許清談懷念設於今夜快雪堂


住滿小精靈的山居成為滿月的心願


南宋咸淳五年八月十五誕生他最初的歲月


至今有一歲月的塵埃還帶著記憶


那七百四十一回中秋有哪一回可以效仿


只有今夜滿月送我一首詩


教我在睡眠裏也不要忘記吟唱


2010920午後於止止室


 


                                           



Share Butt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