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墳人


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墳人


 


石計生


 


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墳人。馬克思(Karl Marx)在一個多世紀前說這句話時基本上被認為是危言聳聽,因為那是資本主義剛開始萌芽的時代,一切看起來如此生龍活虎,生機蓬勃地朝向工業化新世界發展。而現在看來,他的以長期利潤率下降的關於世界消亡的論點,正以另外一種末世姿態顯現出來。2011年告別虎年時,一些被科學認為是零星卻極有啟示意涵的事件:氣候變化使得幾千隻鳥在美國,瑞典,中國等各地突然從天暴斃而降,使得熟讀聖經的人驚駭如舊約預言。反聖嬰現象的澳洲洪水,印尼火山爆發等等,死傷流離失所者眾,也是讓人不免聯想那些世界的盡頭已到。問題是:為何人感受到這種可能,卻無所作為?


 


帶著這樣纏繞我甚久的思考,這天在公館星巴克碰到老友Richard,他說晚一點要去召會讀以撒亞書。我說我受困於Mac air電腦裡word的書寫時不斷關閉程式的困擾,查了好幾天都不知原因。最後懷疑是整個window 7作業系統和mac間相容性有問題,而準備重灌系統時,沮喪的偶然間才發現是一個免費的翻譯軟體造成的系統干擾而當機,甚至不是什麼可怕的病毒。我說,這件事情忽然也啟示了我對於所謂末世或末日的思考解答。


 


地球,或已經實現馬克思預言的具備高度生產力,追逐利潤盲目性的資本主義社會,可以說產生了系統變異,或者說系統偏差等等問題,這問題表面上看來是氣候的,生態的,事實上是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後果。歸根結底是人所創造的資本主義社會成為自己的掘墳人。這話其實對於有覺醒的人或團體而言,早就是老生常談。但是,若以我碰到的電腦問題反思時會發現,電腦系統可以重灌,但地球不可能。地球相當堅強,也有不輸資本主義過去從192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的自我調整能力。地球是個有機體,但是人類各種追求利潤的創造發明看起來正向的,好的,卻可能造成對系統的致命干擾,這是馬克思預言: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墳人,所可以推論到但未被明說的。


 


但是,為何這樣的徵兆,為聖經啟示錄,馬雅2012世界末日等所宗教性預言部分實現,人們卻無動於衷?Richard要去召會讀以撒亞書,他說,這是一種減緩末日壓力甚至尋找出口的集體力量。我說我完全同意宗教的末世救贖可能。並且奇怪地,2011我們告別虎年後,救贖二字,對於地球上每個人來說,從來沒有這麼真實過!但也從來沒有這麼虛幻過!其真實是來自於人自身感受的體溫與彈性的消失,攝氏8度,怎麼這麼凍冷的台北,譬如說。虛幻的是那些警告式的天降死鳥,大洪水,火山爆發,甚至金融海嘯,恐怖攻擊,在電視上看來好像是好萊塢電影的翻版。虛幻的是每個人沈溺在自己的即時交流的臉書,MSN, Twitter等等小世界裡生火取暖,對於公共事務,人類集體之事,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不是說人們只顧自己而不顧地球全局,這樣論點小看人的主體性與能動性。問題關鍵在於社會系統已經複雜到產生自我結構性,有點現代社會學家盧曼(N. Luhmann)的系統功能論味道。我們的地球,當資本主義越來越成熟,資本積累的技藝越來越資訊化,電腦化,全球化,可以說,其造成地球系統偏移,毀壞的情況就越嚴重,而且極可能是一瞬間來臨的結束。資本主義系統複雜化的結果是人的決策是無法撼搖地球末世之來臨。這論點是悲觀的,無神的,但很可能就是我們不願意見到的真實。


 


大家批評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的救贖時,總是說人類的道德水準達不到那個 全人類的解放繫於每一個人的自由獲得解放的論點。但現在當我們的地球遇到末日難題時,資本主義社會系統複雜化,過度分化的結果,我實在不願意重複馬克思所說的宗教是人的鴉片,況且我自己還是佛道中人,全真子弟,基督慕道者。關鍵是宗教本身也像資本主義社會一樣複雜化了,所謂正覺淨土反對藏密,圍繞在全真龍門宗師旁卻盤算著自己的造神運動,基督徒聚會從召會出走等等,都告訴我們:影響力再大的宗教團體,從整個地球的末日來說,其實與臉書,MSN上的小眾團體一樣是微不足道的,不能改變全局。這是一種親炙諸神後的無神論。


 


若再加上被當代社會學家德希達(J. Derrida)稱為 怪獸 的電視等傳播媒體的推波助瀾作用,這種過度系統功能分化的資本主義社會更是萬劫不復。因為連末世這恐怖的景象都已經被拍成電影2012而解除魔咒了!掏300塊新台幣進戲院,說:既然已經看過,那不就那樣無能為力,還能怎樣?通過可以吃著爆米花的被商品化的末日成為日常生活的救贖。一個半世紀前,馬克思所說的資本主義事實上只有一個宗教:商品拜物教(commodity fetishment)實為真知灼見。那些曾經堅固的,不動搖被信仰的真,善,美,那些倫理,那些美麗的傳統早在二十世紀來臨時就煙消雲散,現在取而代之的就是即時的印象,那些存在電視電腦裡一閃即逝的真實,我們的眼睛完全無法離開,因為那是朝九晚五後的躲於室內,不被別人干擾的娛樂與休閒,是自己的房間,聖潔地域。


 


在末世,人,去參與宗教集體能夠相互取暖,相信有路可走,把不信者視為外邦人說那是審判日的到來,這二分法增強了集體的信心,而也愛外邦人寫羅馬書的保羅之死複雜化宗教的救贖可能。而個人,在朝九晚五的室內,以一種以為無害的自我主義生活,卻也加速了地球的末日來臨。那不是一種行動上的敗德,而是心理上的距離產生的毀滅性觀看。


 


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墳人,資本本身產生了一種大於人大於人類精神文明,大於物質追尋的力量是讓勞工無法找到罷工對象的資本家的非人化系統,像空氣一樣無所不在,抵抗卻不像福柯(M. Foucault)所說的無所不在,而是催促潛在社會系統徹底失序的玩命的刺激,失速的快感,


 


地球,現在的情況像個寓言: 一輛時速兩百公里的貨車高速前進,司機已經跳車逃亡了。


 


Richard對我說: 末世裡,神要救贖的對象是罪人而不是義人。好,那我們去臺一吃紅豆芝麻湯圓後,我就要去召會讀經了。


 


(2011. 1. 16)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