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二十五歲


用戶插入圖片
馬克思25歲,當時還是個信奉黑格爾的左派青年,在寫給Deutsch Franzosische Jahrbucher 編輯Arnold Ruge的一封信(1843) 裡,寫了一段充滿看起來是對世界,其實是自我批判的話。隱約暗示著後來馬克思脫離黑格爾絕對意識的影響朝向自己獨立的辯證唯物論。1987年,我25歲,那時在台北七星山巔當兵,日觀老鷹飛翔陽明山箭竹上空,星夜讀馬克思這段話,隱約知道自己終究要脫離整個大學時期迷戀馬克思的生涯,走向自己獨立思想的道路。


意識的革新只存在於讓世界能夠澄清它的意識,讓世界從自己的沈睡大夢裡甦醒,讓世界能從自己的行為裡解釋其意義。…意識的革新並非經由獨斷,而是經由分析神秘的意識,那意識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什麼,不管是顯露為宗教的或政治的形式。然後,它就會顯露這個長久陷落於夢境中的世界能夠再次被捕獲,如果它能清楚意識到這點。意識的革新顯示的是,它並非在過去和現在之間清楚地劃上一道線,而是把實現過去的思想。最後,意識的革新會人們終將知道並非開始什麼新的工作,而是有意識地完成過去的事業。




《寫給 Deutsch Franzosische Jahrbucher 編輯Arnold Ruge的一封信》(1843)[1]


 


——————————————————————————–


 


[1] Karl Marx: Outlines of the Critique of Political Economy ( Grundrisse: der Kritik der Politischen Ökonomie) New York, Kintage Books, 1973. And Robert C. Tucker: The Marx-Engels Reader, The Grundrisse, P. 291, The End of Capitalism. W. W. Norton & Company Inc., NY, 1978.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