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

用戶插入圖片
蝶戀花

 

奎澤石頭

 

 

抱著頭蹲踞一隅,他從已然  

西曬紫藤樹叢中緩緩走出來,     

是個紅著眼眶為愛所困的男子漢

厚厚長繭的手,我握起來就知道來自東北角

終年是雨迷濛望海,攀爬靠著山的酒吧    

跟著水手唱和酒杯裡的濃淡歌謠,  

聆聽,到處都是的漂泊與負心

 

沈默寡言果敢追求,他騎著野狼噴射引擎   

飆速而來。而風吹動日晷返回那時的嚮午,   

如此熟悉,七載朝夕相處的花

兀自流利講解蝶戀花的旋律迴盪在高處       

咫尺天涯蜷著身倒臥在地板

蝶化為蛹 溫柔地被殺死   

無人聞問的隱形存在。都推說

船要出港了你請回,  

說陸地的這故事已到了盡頭

 

說水手不生根

只有樹生根               

 

我拍拍肩,為這淚流滿面的男子漢

三月在心靈受凍的荒原 冬天的

尾巴這顯得造假熱鬧的庭園,宛若   

有愛。紫藤虛構歡樂纏繞

蕭然簇擁姹紫嫣紅,新生的左右

蘊含著死亡,你必須遺忘。

無始無終的星空滿佈藏著樂譜,
午夜曳航,在島嶼的邊緣
終有那天擁有豐饒之海
他有時會哼著靠岸不再回望的歌  

 

(二0一三、三、十七)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