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我的胸中還有卓然獨立的花朵

用戶插入圖片
況且我的胸中還有卓然獨立的花朵


  奎澤石頭


啊!南京,我們相同,又不相同


整座城市低著頭懷抱歉意走過來,


從九華山隧道打結要死了的交通走過來


我從一樣塞車炎熱的民國臺北來,


你說好想念,更更早些時的秋雨梧桐


古幕府山仙蹤處處,那時悠閒,人少。 


 


我塞車時打了個盹睡著了,夢見


那個神拿著符咒施法,讓隻烏龜精靈穿梭時空


他把曾經駝著的碑文故意遺失,暗示我該懸念心神 


我陷入熱戀用陌生眼光這時瞧見你,低頭飲泣


就蹲在老城南的拆遷路邊憔悴縮頭望天: 


重機械攪得塵土飛揚,魚狀雲揮別向遠而去  


 


「就要下大雨了,你這臺北人


在到處是假古蹟的我的身上你看什麼呢?」


 


我們古老的靈魂裡都知道,那碑文


寫的是光之書,在火爐灰燼邊


寫著的是歷史輪迴的秘密,沒有了建康


也沒有了金陵


 


我被緊急煞車聲喚醒,陽光卻火辣辣刺眼


諸神退隱,我只好躲進我的草帽裡


用逆光剪影照出一團黑暗的輪廓


栖居在內部的深淵。我們不同,


我使用繁體字,我說話沒有捲舌音


我每次嚼檳榔時就有獨立的念頭。


 


但我陷入熱戀,超越虛無與時間


當汽車抵達仙林,六朝豪華墓林  


我放慢腳踏車在你的身上溫柔駛過


我的靈魂釋放花朵,發光粲然地愛


我的感官化為暴跳如雷的閃電,這時滂陀


我的旅程結束了,上樓收拾行李


和死而復生的你一起從洞中走出,從下關渡江


經浦口,過三省到那面壁九年,一躍到


海峽這端你已經記不得的


我們相同的地方,沒有了地名 


沒有了語言,只有很少數的悲傷


 


深淵黑水溝,潮汐或高或低,


隨著我的氣息你東渡而來成為史冊


我的島嶼的燈塔週而復始探照


颱風將至的焚燒天空瑰麗 莫名


你,不管如何不同,如何變身青春、衰老


在神秘中訴說著現實,無神論的我迷戀古典


我們都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況且我的胸中還有卓然獨立的花朵


 


 


(二0一三、七、二四,定稿於外雙谿文舍)




Share Butt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