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港畔不遠處的黃牛、星星、與旅人

⊙ 奎澤石頭

咀嚼著青青草野的綠意你在那裏剛好仰頭看著我啦
一列橘紅色彩的自強號車窗中隨意瀏覽著的眼神慶幸
可以逃離,北方大城令人喘不過氣來的左支右絀 我想
問問你,粗厚沈重的麻繩拴住的脖子疼不疼呢在東部
這裏人們只會經過不曾佇足的小站我的離開面對你的守候

「我們誰是真正自由的呢?」

星星躺在太平洋上和著漁船豐收的歌聲享受日光浴,此起
彼落眨著眼睛在大山阻絕見面的視野前高聲對我們道離別
說再來看我啊說旅行的人沒有停雲歇止的權利山洞穿越
和平港,灰濛濛的灣岸許多轎車承載著北方允諾的
所謂的幸福侷促青草於所剩無幾的田野期待夜空中的高昇
這裏人們只會經過不曾佇足的小站你的離開面對我的守候

「我們誰是真正自由的呢?」

旅次的行囊隨雨翻閱著我的詩集裡對你們的懷念
花蓮的風颳起行人寬鬆的黑衣夜空裏乾涸的仰望
欷噓中說愛在離別遊子復歸邦鄉時依著水的方向總能得見
沈淪的火球輝映星斗滿天與夫粗厚麻繩所繫的身影認真咀嚼
偶遇的故事以天地為棟宇的我的心在海的深處與你們同在

(二00一、二、十八)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