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



⊙ 奎澤石頭



沖天炮高高劃過無數個弧狀的驚嘆
躲在港灣屋頂伺機而動的反擊,
頭頂戴著麻豆文旦做成的鋼盔
左手吃鳳梨月餅右手號令同黨點燃
起飛的童年希望



麻將桌上打個八圈的儀式才剛
開始,電視播放著一些傻瓜趕不上
復興號回家, 嘴角口齒留香道地炒香腸腦袋
昏沈沈, 煙霧裊裊爸爸叼根煙慈祥對我笑
說小老五啊撐不住圓月的遊戲就去
地板上睡覺



無心戀棧滿桌的佳餚隻身上
陽台,稀稀落落的炮聲可曾
點燃思春的歲月第一首苦悶的詩
無人能懂惟仰頭所見的你依稀點頭



蟾蜍山間明月一輪高掛
你形單影隻穿過霓紅燈編織的
公館,胸臆翻轉著的是害怕自己
不偉大,與喪失洶湧羅斯福路
對岸的傅園暗地裡擁吻的
浪漫



今年你就不用回家了第二月台
中秋夜空蕩蕩的座椅鐵路便當無人
問津,一輪皎潔在我心中完美
點燃一根遺傳的長壽煙
案上的神位煙霧裊裊也是



最適合盤坐靜思的日子就是
今日,氣走泥丸身中的慶典才
剛開始,循著河流向大海的
方向,寂寂不動的田地
有你對愛的斟酌是否暗自
垂淚



純潔的雪季覆蓋七吋高的
寒冷,最後一個中秋之後
我想我必須牢記,日子如何
甘苦南拉佛林街的楓葉松鼠安卓
再會了打包的行李有著九月唐人街
留下的月餅紙,廣式印著
芝加哥四十二街



鮮花e-卡片李鵠蛋黃酥與過訪未遇的
敲門聲,沒有人應答我回首
看著老榕樹之外可能存在
的月光,輕灑你的泛愛眾而親仁
刺蝟與蜜枝般起伏的言語
流竄於星空高高劃過僅存的驚嘆
沒有了炸開的快感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