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歌怎樣傳播至大陸的?上海訪談音樂人王澄翔

用戶插入圖片

上海訪談音樂人王澄翔先生(上海/徐匯區武康路tree coffee, 2009.08.29)

    王澄翔先生,上海東方電視/廣播電台,火紅節目「3至5流行世界」(1993.06.01-203.07)音樂編輯,
    後曾任職於上海環球,EMI和滾石等唱片公司。目前為獨立音樂製作與策畫人。最近成功舉辦過
    黃舒駿上海個人演唱會。這次訪談是在上海徐匯區舊法租界的tree coffee進行。近兩個半小時。
    我的北京學生倪偉峰的聯繫讓此次訪談成為可能。許多80年代民歌傳播至大陸的渠道問題在此次
    訪談中獲得解答,在對照上次去廣州訪問邱大立先生後的看法,可以得出和我原來所假設的觀點
    的深度訪談印證:音樂作為一種鄉愁在台灣民歌的大陸傳播而言,是差異化地出現,隨著地域的
    不同有其細微的變化。 (2009.08.29)。

耑索真理的青年去牛津





用戶插入圖片

從左至右:石計生教授與學生倪偉峰(北京/北京大學理教120教室,2007.07.26)



2007年7月,我在北京大學暑期班講授「全球化研究」課程,面對的是來自全中國最優秀的學生,印象深刻的有張思(北大傳播)、徐辰(北大社會)、王立秋(北大國際關係)、李京(北大)和倪偉峰(北京中國傳媒大學)等。經過幾年,這些學生都持續與我通信,繼續探索生命與知識的真理,雖然這些人,我知道個性皆不同,有其各自的特色與缺點,我秉持一貫帶學生的原則,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表面的放任自由主義裡其實有我最為嚴格的入室弟子標準,知曉必須自律,則他律才具力量。我不干涉學生,但我注視學生。在他們持續與我跨越時空問學論道的過程中,我知道,他們都會找到自己美麗的道路,並且成就自己存在的意義。不分地方,和我在台灣東吳等大學的入室研究生一樣,我知道,他們也都會找到自己美麗的道路,並且成就自己存在的意義。



我一向主張,讀書並非在現實世界獲得決定性成功的道路,但讀書會給予人智慧,讓人從現實中浮離又回到現實,找到自己。這比任何一切都重要,事實上,找到自己後,就會有無窮的力量,面對一切,無懼,無憂,因此,無入而不自得。



中國上海孕育出來的倪偉峰給我的印象,閱讀文獻十分認真又不拘泥於文獻,喜歡發問與談論對於現實的見解,但態度上仍然謙遜而且尊師重道,十分靈活又深諳俗世邏輯又明明白白超越它。年初他請我寫推薦信說要申請英國的大學,不輕易為之的我為他認真寫了幾封。最近偉峰跟我說,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的牛津網路學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網路社會科學系(Social Science of the Internet)接受了他的申請,九月秋天時就要去攻讀碩博士了。這對作老師的而言,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一個青年,帶著一顆耑索真理的心,就要出發了。好樣的上海青年倪偉峰,老師祝福你。


從白雲觀凝視

用戶插入圖片

從白雲觀凝視(北京:白雲觀,2007.7)




凡打坐者、非言形體端然、瞑目合眼。此是假坐也。真坐者、需要十二時辰、住行坐臥、一切動靜中間、心如泰山不動不搖、把斷四門眼耳口鼻、不令外景入內。但有絲毫動靜思念、即不名靜坐。

                                                                          

                                                                             –王重陽「論打坐」,《重陽立教十五論》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