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

用戶插入圖片
蝶戀花

 

奎澤石頭

 

 

抱著頭蹲踞一隅,他從已然  

西曬紫藤樹叢中緩緩走出來,     

是個紅著眼眶為愛所困的男子漢

厚厚長繭的手,我握起來就知道來自東北角

終年是雨迷濛望海,攀爬靠著山的酒吧    

跟著水手唱和酒杯裡的濃淡歌謠,  

聆聽,到處都是的漂泊與負心

 

沈默寡言果敢追求,他騎著野狼噴射引擎   

飆速而來。而風吹動日晷返回那時的嚮午,   

如此熟悉,七載朝夕相處的花

兀自流利講解蝶戀花的旋律迴盪在高處       

咫尺天涯蜷著身倒臥在地板

蝶化為蛹 溫柔地被殺死   

無人聞問的隱形存在。都推說

船要出港了你請回,  

說陸地的這故事已到了盡頭

 

說水手不生根

只有樹生根               

 

我拍拍肩,為這淚流滿面的男子漢

三月在心靈受凍的荒原 冬天的

尾巴這顯得造假熱鬧的庭園,宛若   

有愛。紫藤虛構歡樂纏繞

蕭然簇擁姹紫嫣紅,新生的左右

蘊含著死亡,你必須遺忘。

無始無終的星空滿佈藏著樂譜,
午夜曳航,在島嶼的邊緣
終有那天擁有豐饒之海
他有時會哼著靠岸不再回望的歌  

 

(二0一三、三、十七)

 

 

在二十五年之後


用戶插入圖片
在二十五年之後


奎澤石頭

 

開始時冗長單音繚繞在

停滯流動雲霧

無法靠近的各自山頭

正襟危坐,額首微微
 

有些日薄崦嵫生份的聚首

 

拍拍肩,寒暄中有人說信了
 

背離了神,身材走樣或者

維持當年純真的輪廓可以分辨

足下芳草,睥睨登高,高談

闊論,暗夜捕捉營火閃爍滿空,細數
 

吉野、山櫻與台灣巒樹的花季美殉
  

 

那時光,起伏氤氳

不自由的土地上有著青春無懼

含淚帶笑的快樂。

 

但回憶證明蒼老,缺席的

那人走在二十萬人群中高舉標語

呼喊似曾相識的口號,

自己或者攜家帶眷跟隨
  

將滿園玫瑰摘折、遍插,解除

愛受困於政治的尖塔,

萬頭鑽動,生冷柏油構成的大道
     

我們把雲霧與花朵搓揉收拾心裡,漫步

快車道上舉杯立誓
    

不讓世界醉臥在那裡,

語無倫次     

在二十五年後
 

 

(二0一三、三、十)

 


禪福園


禪福園

奎澤石頭

如約而來背手看山他的
心志,落盡油桐這時知客師般
若山櫻花橐紅與狗兒迎來了
暖東峽谷,千載朝夕游離
在南北群樹稜線之間,光影
沿著丈餘山蘇花深深溪谷逆行
險灘、亂石纍纍、長梗紫苧麻爬升的
近處,鳥漸于陸魚躍心田,
幡旗虛心張揚,飛簷所有的
符號與圖案的神聖頂禮,頭戴
紅帽,他閉目抿唇
高擧勞動價值除草植栽,雞走
鷹啄,翻掌宇宙歸心試煉,有所生機
蔬果生根,復古收圓的雲霧,
如此山河變色的修道場
雜亂自然來到他本身的左側,
藍鵲以美麗之姿親近聚離,油桐
枯枝新綠愛也無無明盡,總要
歸來依靠巢穴的眾生是道
無解的難題,身庵之前,
落英繽紛,九轉六旋光影之後
悠悠一民居禪福園。

(二0一三, 二, 十七)

用戶插入圖片





 

如常臨魏碑

如常臨魏碑


奎澤石頭

 

剛開始時冷冽的空氣有點凍僵了

一盆動心起意紅通通的炭火

暗赭色的書桌上昨夜早已擺好

小國華堂台灣製造最好的

埔里紙。磨墨畢,烘暖手你掄起   

知天命之心,凌空筆直落下

過於飽滿的墨漬暈開了離開了的

去夏記憶:黃蟬花開十年美崙

花落蜘蛛殘網是個眾生另起,所有

喜歡的爐灶,萌意暖暖地天外一滴淚  

字在摩厓,人在道中。

你橫著筆尖拉出一條粗細有致,
從不張狂的

  公元五七五年線條

再來沈捺指向棺槨長長沈甸甸    

是個眾生趕在末日來臨前闔眼,

乍暖還寒的身軀 安靜 平躺,

緣聚緣散愛無以為繼,所謂虛空

無非法出無相垢滅,而放空自我的本領

是種幸而有遺忘的藝術。這時

一夜炮竹夢裡叨擾未嘗睡足的雨  

持續地下,在一盆動心

起意紅通通的炭火暖爐裡緩緩

甦醒,落款,字裡有天光承受 

天崩地裂預言不來的

雨後有樹,樹後有蒼穹

是個眾生如常臨魏碑。

 

(二0一三、一、一 )

 

 

1 ... 3 4 5 6 7 ...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