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國科會新研究:訪談臺灣歌謠著名作詞家李臨秋之子李修鑑與臺灣曲盤收藏家徐登芳


為執行2013年國科會大稻埕異托邦李臨秋與臺灣歌謠歌仔本兩大研究案進行訪談:十分感謝老友臺灣重要曲盤收藏家徐登芳先生展示日治至戰後初期相關重要歌仔本讓我進一步研究,並在我敘述於京都2013 IGU Regional Conference國際會議時形成的關於港口和船運是傳播臺灣歌謠混血歌的重要途徑的新研究假設後,徐先生認為他手上的日蓄唱片雜誌記載的各支店相關資訊應有相關,使得我新的1930-60準全球化理論性假設能有落實的可能,十分重要,這資料其實我早些時候也介紹徐先生email給台大音研所王櫻芬教授時,也給她分享使用。同時,李修鑑先生說了非常多其父親的諸⋯⋯多記憶,特別是著名的望春風,四季紅與補破網的創作歷程,與坊間以訛傳訛大不相同。也敘述了他的家族和大稻埕代表性茶商陳天來家族的姻親關係,解釋了李臨秋雖然只有小學畢業,但因為小時候家裡其實非常富有,曾經請私塾漢學親自教導李臨秋,學習臺語教材 烏字十五音,奠定良好的語文基礎。李家曾有兩家碾米廠,但祖父為人作保而賠光。也經由李修鑑先生指認李臨秋於1950-60年代在大稻埕保安街與今市民大道間的著名酒家間的文人行走地圖。這次訪談成果豐碩,確立歌仔本的視野擴大,與大稻埕異托邦的李臨秋與霞海城隍廟繞境網站初步資料的建置,未來將進一步繼續滾雪球訪談。(2013.08.17, pm 4-6點,臺北,中山堂二樓堡壘咖啡廳)

用戶插入圖片用戶插入圖片右起石計生教授,,望春風作詞者李臨秋之子李修鑑,和臺灣曲盤收藏家徐登芳。
用戶插入圖片

石計生教授 「實現大稻埕異托邦:無形文化之數位人文建置與探究」國科會研究案(編號102-2420-H-031-003-) 獲得審查通過!

石計生教授2013年「實現大稻埕異托邦:無形文化之數位人文建置與探究」
國科會研究案(編號102-2420-H-031-003-) 獲得審查通過!

執行時間為2013.08.01至2014.07.31。本研究案是以石計生教授提出的大稻埕異托邦(Dwadieudia Heterotopias)理論性概念為基礎,深入大稻埕進行訪談,田野調查與GIS製圖整合,初期以建構諸如臺灣歌謠作詞家李臨秋,與霞海城隍廟繞境等無形文化的數位人文網站建置,實現大稻埕異托邦。(圖:大稻埕陳天來宅)


用戶插入圖片

望春風的另一章:訪談李臨秋的女兒李秀娟

用戶插入圖片

望春風的另一章:右起李秀娟(李臨秋女兒), 高輝成(李臨秋女婿)和石計生教授(2011.12.17 台北/中山北路口麥當勞)


望春風的另一章:訪談李臨秋的女兒李秀娟

石計生

在一個由蟲膠唱片修復專家潘啟明先生引薦機緣下,冒著十幾度攝氏度的低溫,今天在士林麥當勞訪談的是非常特殊的人物:台灣歌謠作詞大家李臨秋二房的女兒李秀娟與她的先生高輝成。這當然直接與目前主流關於李臨秋先生的論述相左,但學術研究對我而言重要的是呈現歷史真實:李秀娟女士出生於1946年,今年六十五歲,是李臨秋二房陳玉葉的大女兒,住在重慶北路一帶; 且有個疼愛她的先生高輝成,他也是道地大稻埕人,住在大橋頭,對於大橋戲院與露天歌廳很熟悉。日治時期三妻四妾似乎是一種被認可的習俗,特別在台灣人市街的大稻埕,號稱台灣人救主的蔣渭水和二房阿甜的故事就是典型,現今渭水春風歌舞劇的描繪將之傳為佳話; 而才氣縱橫作詞家李臨秋也不例外,只不過他的二房的故事被淹沒甚久,甚至關於李臨秋生平的主流論述裡完全否認或避而不談。但當作為今日所謂小三的女兒,李秀娟女士熱切拿出她的身份證:後面登記的父:李臨秋; 母:陳玉葉,我感覺她內心很激烈的翻攪與震盪。

一個無法當眾指認自己的父親的女兒活著是什麼感覺?

李秀娟女士侃侃而談著父母親因為美軍轟炸台北競跑空襲而結褵的故事,在戰火後出生,小時候,十分受父親李臨秋疼愛,在物資極端匱乏的當時,是喝克寧奶粉長大。她說著李臨秋是怎樣騎著當時十分罕見的腳踏車,從西寧北路到重慶北路她家裡,帶著她去買肉鬆,配豬肉, 雞蛋, 醬瓜,白米稀飯等一起吃戰後當時堪稱豐富的早餐的場景,坐在父親的后座,感覺一種威嚴與溫暖的疼愛。但那種日夜盼望的父愛,卻在傳統主義的壓力,讓李臨秋不得已在歲月裡日漸稀少的造訪,讓她在成長過程裡從欠缺父愛裡學會了堅強與自愛,亭亭玉立,從生命縫隙裡找到一種懷念與記憶父親之愛的方式。這讓我想起類似遭遇的寶島歌王洪一峰的兒子洪榮良,洪敬堯和洪榮宏三兄弟,在幾乎是單親家庭長大的音樂人,如何通過信仰消解了曾經的恨意達到和解。作為李臨秋二房的七個小孩中的老大(五個弟弟一個妹妹),李秀娟深深感受到一種世俗眼光注目的創傷與痛苦,但她從中也站立了起來。我請她繼續談談與父親的關係。李秀娟女士此時幾乎紅了眼眶地說著她自由戀愛又有點和父親賭氣地嫁給自己所愛的高輝成先生,而不是李臨秋所中意的他朋友的兒子,師範大學的老師。「我爸爸說,如果我嫁給他中意的人,不但有嫁妝,還給我一塊地呢!但是我就是不喜歡老師,我喜歡能自主發展的人。」她旁邊的先生高輝成笑得開心,感覺他們鶼鰈情深。接著就說著他的故事。

李臨秋女婿高輝成先生,台北橋邊大稻埕人。住在離淡水河非常近的大橋頭附近:「我家這邊基本上是流氓窩,靠迪化街那邊都是有錢人。我若不是考上建中,一定也跟著去當講義氣的流氓。後來考上成功大學,成為知識份子。」他記得一些戰後初期台北橋頭活靈活現的事情。他說現在台北橋下人力市場事實上是延續日治末期而來的現象(這就像艋舺龍山寺的遊民是從清治以來的碼頭零工一樣)。那時台北鐵橋風景優美,是連接台北縣市唯一橋樑,從三重方向來的車下引道至民權西路,或者相反方向從台北至三重,我鄰居們的流氓們就會跳上車,幫忙搬貨或者推車,賺些苦力錢。有時為了爭奪地盤,流氓也會有武士刀械鬥,小時候大家都很害怕。另外,高輝成先生也記得住在家對面的女同學是個養女,因為沒有繼續升學,就去黑美人酒家等地方當舞女來回報養母,養家活口,這在當時似乎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高輝成先生說:「有次,我出門要去上課,看到女同學穿著時髦打扮美麗,一輛三輪車恭恭敬敬地載她離開家門,往延平北路而去。」高輝成繼續說:「只要是留日的多半那時就會失蹤,我同學的父親就有好幾個。」那裡不遠的淡水河上,也有很多二二八事件時,他所目睹的被槍決浮沈於河上的年輕人屍體的記憶。高輝成先生此時沈默不願意多談。這個傷痕看來,時間還是不夠醫治,我心裡想,電影悲情城市或許只說了千分之一的痛。

我們接著就問他們夫婦大稻埕的事情,他對於永樂座與露天歌廳記憶非常清楚。高輝成和李秀娟都證實永樂座的規模宏偉,是中山堂的縮小版。李秀娟說:「我爸爸李臨秋是股東,我小時候去永樂座看戲都不用付錢,可以直接簽帳,坐的位置是最好的位置,在二樓第一排的貴賓席。那時我記得演的主要是京劇,南北管和台語電影,像瘋女十八年等(我驚呼說那是寶島歌后紀露霞幕後主唱的電影啦),看完戲或電影後,就到永樂市場吃很好吃的炒米粉,到現在都難忘。」出生於1944年的高輝成也說,他也常去永樂座與第一劇場看戲,永樂座台語多,第一劇場就有日語的電影和戲碼。而最有趣的是他常從所住的大橋頭那裡,到淡水河邊玩,摸蚵仔回家炒菜吃。高輝成說:「我鄰居他家就是開露天歌廳的。他家本來是賣冰水的,生意不好,後來想到河邊可以搭台子唱歌做生意,就也跟著做起露天歌廳的生意。我小時候常常和鄰居一起加色素做各種冰水和冰棒,拿到露天歌廳那裡賣,聽歌的人很多很好賣。」

那時露天歌廳都唱什麼歌?我問。台語,國語和日語各種歌都有。高輝成說,「我聽過最記得的是雨夜花和孤戀花。」我又是一陣驚呼,因為孤戀花是紀露霞的招牌歌之一,這等於間接證明了紀露霞於1955-60年間曾經至大稻埕靠台北橋附近的露天歌廳唱過歌。這大大地增加了我們對於戰後初期台灣歌謠流傳的場域的理解,原來我們只通過艋舺耆老104歲的黃春生口述歷史裡確認的河乃莊露天歌廳而已。我們請高輝成看能不能聯絡到他的小時候鄰居,讓我進行滾雪球訪談,讓塵封已久的台灣歌謠露天歌廳之謎得以解開。然後我們談到主流論述裡說李臨秋晚景淒涼,身後事還需依賴鄰居幫忙處理云云。李秀娟女士不惑不解地表示:「那不可能。我妹妹和弟弟都有去參加葬禮,沒聽說有什麼淒涼,一切按禮俗完成。」李秀娟夫婦也對於主流論述裡說李臨秋因為組織電影公司賠錢而潦倒說法質疑,「事實上到香港拍片是因為台灣當時沒有製作人,而且當時李臨秋拍電影其實很賺錢:包括周成過台灣,桃花鄉和搖鼓記(紀露霞有參加幕後主唱跟去香港)等都很成功。」我聽了很有感慨,歷史的詮釋如果成了少數人不經考證的專利,則將成為一種詮釋霸權,終將為更為深刻的考證與研究所揭露,驗證與取代。學術研究者的責任就是還原歷史的真實。

在將近一個半小時訪談後,一起合照,我們起身感謝他們夫婦二人撥空接受訪問。我走在寒冷的台北街頭,回首,瞥見舉止優雅的李秀娟女士推門而出,對我點頭微笑道別。彷彿看到訪談剛開始閒聊時,李女士說他的父親寫作時,總是在桌上放著插著一朵玫瑰花的花瓶,浪漫邊看著花,邊寫他的望春風。而這望春風的另一章,或許是已然先逝的台灣歌謠作詞大家李臨秋先生未完成的藝術作品,需要更多時間讓它散發人間溫暖的光芒吧!(石計生2011.12.17後記)

罕見紀露霞演唱歌曲「輪灌歌」:著名78轉黑膠收藏家黃士豪(台灣迷)先生分享

用戶插入圖片
 (第一面輪灌歌)

(第二面輪灌歌)

寶島歌后紀露霞演唱的「輪灌歌」李臨秋作詞,吳非宋旁白,台灣省輪灌推進委員會監製。出品時間據紀老師感覺,應是她出道後不久的1957年。經由台北黑膠收藏修復家潘博士(潘啟明)先生介紹,本數位化檔案是由台南黃士豪(台灣迷)先生所提供,他同時也是台灣重要的日治時期78轉歌謠的黑膠收藏家。輪灌歌裡的曲其實是1939年最紅的男女歌手王福和秀鑾演唱的「青春嶺」,當時作詞是陳達儒,作曲是蘇桐,由勝利曲盤公司出版(詳參南台灣留聲機音樂協會 部落格文章)。這類台灣流行歌的價值在於,它是台灣人自己作詞作曲的創作曲,從日治到戰後持續傳唱,參與者均是當時一時之選的明星,用台語唱出的動人音樂。雖然紀露霞的演唱,可能是當時國民政府為推動耕者有其田而改寫的歌詞,但曲調一樣輕快,相當悅耳。今天趁和完成論文的紀露霞學研究的碩士許怡雯和商慧珍,一起面見紀露霞老師時轉交給她,紀老師非常高興,說了很多當時的事情。我將於12月初帶紀老師南下與台灣迷相見歡。(石計生記,2010.11.06)。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