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現代藝術與社會文化研究課程完整大綱

1010181086.doc



石計生教授2009年9月於台北市立教育大學視覺藝術所開授「現代藝術與社會文化研究專題討論」
(seminar
on modern art and socio-cultural research
)課程完整大綱公布,請選課與旁聽同學自行下載。


一號樓裡的友誼:帶學生拜訪上海復旦大學任遠教授





用戶插入圖片

一號樓裡的友誼:帶學生拜訪上海復旦大學任遠教授(上海/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文科科研處副處長任遠教授,2009.08.31)

從左到右:上海復旦大學社發所任遠教授,台灣東吳大學社會系石計生教授,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紀建良,北京大學社會所碩士生徐辰和英國牛津大學網路社會科學系(Social Science of the Internet)碩士生倪偉峰等,合照於上海復旦大學文科科研處任遠教授辦公室(2009.08.31. pm 4-5)。


再現三重埔光輝的蔡棟雄

用戶插入圖片

訪談再現三重埔光輝的蔡棟雄先生(台北縣三重市,邱婉婷攝,2009.08.20)

滾雪球的深度訪談一旦發動,就不可收拾,其執行所依賴的除了「熱情」二字外,就是心中那個清楚的研究輪廓提問,在經驗中累積的作為意義的深度訪談靈光,關於音樂社會學的跨界的思維與自由聯想的整體拼圖能力的實踐。會來找蔡棟雄是因為那日去訪談陳和平先生時候,他無意間從房間裡拿出一本「三重工業史」令我心頭既驚又喜,敏感地覺得這不可輕輕放過。我在思考為何1960-70年代三重市是全台灣唱片公司最為聚集的地方時,感覺其人口之高度聚集有其背後的社會經濟原因。當時工業的聚集三重埔,肯定是重要線索。所以詢問陳先生後,知道該書作者是他的好友三重市公所的蔡棟雄先生,當下就決定要而且真的通過陳和平就能夠訪問到他。

這天一早就和助理風塵僕僕來到市公所。蔡棟雄先生說他接觸台灣歌謠與三重研究是個偶然。他有次爬山受傷後去卡拉OK唱歌時,原來對於台灣歌謠也很排斥的他,卻因為聽到洪一峰的舊情綿綿,感覺辭意雋永,曲調感人,就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有演歌味道的台灣歌。洪一峰長住三重市。蔡棟雄原來在台北市政府工作,後來調到台北縣三重市公所計畫室任職。因為心中有一份對於台灣歌謠的欣賞與感情,他就不是一個照章行事的公務員,而是一個令人驚豔的文史工作者。經由他的幾本市公所出的書:三重老照片,歌星影星歷史和工業史等,蔡棟雄為三重市立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扭轉一種三重是文化沙漠,是充滿地痞流氓的刻板印象,而還原這個地方空間的豐富歷史人文力量:曾經是台灣北部頂崁工業區重鎮,化學,塑膠和紡織的聚集地,這些工業也是構成黑膠唱片原料的來源,而從中南部聚集來的大量工業人口,就這樣成為滋養三重埔如繁星點點的唱片公司和歌廳,舞廳的觀眾群,媒介迴路裡的廣播電台,電影院等也很興盛;從而台灣歌謠首屈一指的演唱家,作詞,作曲家:洪一峰,陳芬蘭,林英美,葉俊麟,楊三郎等,都人文薈萃地聚集在綻放璀璨光芒的三重都市空間。

通過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訪談,一部台灣歌謠幾乎被遺忘的城市空間歷史,就這樣經由蔡棟雄先生的文史保存熱情再現於眼前,聽的令人覺得津津有味。蔡先生其實很忙,在這中間不斷地有人打電話,直接到公所找他辦公,之後,仍然說抱歉地繼續接受訪問,還很謙遜地說自己寫三重只是起個頭,大家可以在此基礎繼續深化。感覺一種台灣人的文化深度,即使是政府官僚的一員,仍然臥虎藏龍地展現謙遜入世的風範。我雖然為台灣歌謠研究而來,卻為這樣的人格所打動。告辭時帶著滿袋的蔡先生送的三重的書,踏著大洪水後的台北向南的豔陽,感覺一絲絲希望與溫暖。

在坐捷運回東吳大學外雙谿研究室的途中心裡從接受美學向度思考,為何蔡棟雄先生比較喜歡林英美而不是紀露霞?除了個人的Enka味道偏好,與三重地緣關係外,是不是和我已經看到的紀露霞的演唱具備超越1960年代的戰後台灣歌謠的演歌風,吸納來自日本的美空雲雀,中國上海的周璇,白光,李香蘭等的演唱揉為一體蛻變為自己的獨特風格有關?這是我這一年想要從聽眾的面向解答的問題之一。

(2009.08.20)

耑索真理的青年去牛津





用戶插入圖片

從左至右:石計生教授與學生倪偉峰(北京/北京大學理教120教室,2007.07.26)



2007年7月,我在北京大學暑期班講授「全球化研究」課程,面對的是來自全中國最優秀的學生,印象深刻的有張思(北大傳播)、徐辰(北大社會)、王立秋(北大國際關係)、李京(北大)和倪偉峰(北京中國傳媒大學)等。經過幾年,這些學生都持續與我通信,繼續探索生命與知識的真理,雖然這些人,我知道個性皆不同,有其各自的特色與缺點,我秉持一貫帶學生的原則,不憤不啟,不悱不發,表面的放任自由主義裡其實有我最為嚴格的入室弟子標準,知曉必須自律,則他律才具力量。我不干涉學生,但我注視學生。在他們持續與我跨越時空問學論道的過程中,我知道,他們都會找到自己美麗的道路,並且成就自己存在的意義。不分地方,和我在台灣東吳等大學的入室研究生一樣,我知道,他們也都會找到自己美麗的道路,並且成就自己存在的意義。



我一向主張,讀書並非在現實世界獲得決定性成功的道路,但讀書會給予人智慧,讓人從現實中浮離又回到現實,找到自己。這比任何一切都重要,事實上,找到自己後,就會有無窮的力量,面對一切,無懼,無憂,因此,無入而不自得。



中國上海孕育出來的倪偉峰給我的印象,閱讀文獻十分認真又不拘泥於文獻,喜歡發問與談論對於現實的見解,但態度上仍然謙遜而且尊師重道,十分靈活又深諳俗世邏輯又明明白白超越它。年初他請我寫推薦信說要申請英國的大學,不輕易為之的我為他認真寫了幾封。最近偉峰跟我說,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的牛津網路學院(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網路社會科學系(Social Science of the Internet)接受了他的申請,九月秋天時就要去攻讀碩博士了。這對作老師的而言,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一個青年,帶著一顆耑索真理的心,就要出發了。好樣的上海青年倪偉峰,老師祝福你。


1 ... 9 10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