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台北紫藤廬講道家身體


⊙ 石計生

西方已過,東方昇起。以盤坐之姿,帶著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從北京白雲觀請回來的〈內經圖〉與〈修真圖〉,那天我在市定三級古蹟紫藤廬的早晨悠閒翻書論道,有聽者十餘人,與窗外棚架所搭生長茂密的紫藤同步,星期六起了個早,在灑下的陽光微微暖意烘托,追尋安靜自己的心。不容易,我說。〈內經圖〉中的人體隱喻,其上半身是神性的超越的世界:有靈山,寶塔,光點和白眉老人;其下半身是現實的物質的世界:耕牛,織布,水車和垂柳,這兩個世界的聯繫是靠經由任督二脈逆行的精氣神的轉化,這是全真龍門派鍊功的基本原理。

並且,必須注意,這些身體隱喻不應該被過度與宗教或國族主義聯想,身體本身可以超越這些的。道家身體本身就具有世界性,超越族群國界,我們甚至可以用一個a的符號來代表。這裡,就方便善巧,我們為了清楚說明一個由古老中國傳遞下來的實踐體系,以「道家身體」名之。

古代人修行比較容易,我說。從社會學來看,因為現實世界是以農業社會的方式表現,是一種馬克思《資本論》所謂的簡單再生產(simple reproduction),沒什麼資本積累的社會,物質複雜度較低,外在世界是相對靜態與簡單的自然。現代社會所陷入的資本主義泥沼,則基本上改寫了〈內經圖〉的現實世界象徵,水車,織布所象徵的田園牧歌世界不再,我們面對的是盧曼(N. Luhmann)所謂的複雜系統,高度分化的世界,是馬克思所批判的商品拜物的世界,是追求慾望與利潤的擴大再生產(extend reproduction),電視媒體所傳送的是勾引誘惑永無止境的消費與生產,不需柏拉圖的「洞穴說」中的腳鐐,人們面對螢幕早已不可自拔,因為這是一個失落的世界,是一個大詩人賀德林(Hölderlin)發瘋前寫的Hypersion詩集的名詩Diotima所預言的「活生生的美麗啊,請回首垂憐這業已乾涸的人心」,在這匆忙日日不知所終的傾斜世界,追逐極樂的盡頭可能是空虛。嚮往著,來,這樣朗誦,Living Beauty, returns to the destitute heart of the people。諷頌這句子,我們在悲傷世界傾斜中覺得神清氣爽,有些希望。

確實,道家身體,這「活生生的美麗」,宛如曾經啟迪蘇格拉底的古希臘最具智慧的女預言家Diotima,在今日給予看不清楚自己樣貌的我們霜枝大寒中的一點光。但是,我說,即使學了我們中國代代相傳的智慧能量,仍然無法得到安靜的心,如果不從社會學的角度徹悟現實世界的轉變,自我反省與觀照眼耳鼻舌身意。

在資訊化,電腦化,虛擬化,全球化的現代,為何我們仍然可以練習中國古代道家的身體韻律呢?關鍵在於,不管〈內經圖〉下半變成怎樣的混亂的世界,身體穿越百年,千年,萬年,還是方位不變肝心脾肺腎的身體。

身體還是身體,這個事實,讓道家身體作用綿延不絕。

並且道家的身體不是涂爾幹(É. Durkheim)「儀式身體」–在集體嘉年華的宗教慶典被外加在身體上的神性力量–的功能性存在。涂爾幹在他的經典名著《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中言道:客體所擁有的神聖特質不是包含在客體的固有屬性中,它是添加上去的(It is added to them.)。宗教事物的世界並非以經驗為根據的自然界的一個特定方面,,它是外加在自然界之上的(It is superimposed upon nature.)。但不幸的是,所有的力量,即使是最精神性的力量,如果不能在儀式中補充能量的話,也會在日常工作中隨著時光流逝而消耗殆盡。…存在積極崇拜的原因,是定期地使自己體內的圖騰原質獲得新的能量,否則便不能保持他們的地位。道家身體的氣的力量不是外加於我們身體之上的,它是內生的。在這點上,從建立力量的來源看來,道家身體不假外求,超越了涂爾幹的論述。

道家身體也並非只是傅柯(M. Foucault)的「倫理身體」–隨著節氣與自然變化而調整–的外在環境與內在慾望的搭配。在其最後的著作《性史》三大卷中,傅柯所談論的aphrodisia,可以被稱為「快感」或「性活動」:aphrodisia是引起某種形式快感的活動、舉止和接觸、 這種活動是由一種把各種性活動(aphrodisia)、相關的快感和它們所引起的針對它的欲望力量,與性活動一起形成的一個牢固的統一體。這個統一體的解體(至少是部分的解體)後來成了肉體倫理和性觀念的基本特徵之一。而傅柯的「倫理身體」的自我統治技術是將aphrodisia置於「力量的遊戲」(game of force )–理性與性活動的流動平衡狀態–的論點中。但道家身體不約而同地呼應自然和諧之外,還超越傅柯的「倫理身體」的欠缺本體論的知識實踐觀,認為控制欲望的理性和追求感官快樂的性活動不會經由知識上的理解自我治理就完成身體的平衡,還必須經由精氣神的身體氣的操練轉化而朝向人的中性的發展,這種可能性,是道家身體在當代身體論述中佔據絕對的優越性。

道家身體並且基於一種本體論: 小從個人身體,大到社會,國家與宇宙,均有其內在一致性,是建立在太極和八卦的方位對應與變形轉換上。〈內經圖〉顯示的,從農業走向現代社會,從穩定到不穩定,我們可以說,是伏羲先天八卦走向文王後天八卦乃至六十四卦的過程,道家身體的修道者早就從形式上預言一個不穩定的傾斜世界的來臨,只是具體內容而言,並不知道會混亂到這種程度。

道家身體更是一種實踐論,而非知識論。是需要經由明師指點,下手,讓人自己的身體變化去印證所有典籍記載的過程。身體,作為先天八卦的駐紮地,通過自己的眼睛直接成為理論家。我說。如果你容許我改寫馬克思在《手稿》中的名言。因此,道家身體的操練首重親身去做,最為忌諱的是帶著太多的知識去「解釋」與問東問西。不是你的腦袋在感受,是你的身體在感受,當身體的力量累積達到一定層次,臨界點後,心的力量才會開始作用,去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呢?

〈內經圖〉啟迪了一種古老的身體地景(body landscape),而面對自己的身體,那把開啟內觀無限深奧世界的鑰匙,則是透過〈修真圖〉。

〈修真圖〉是一幅非常高深的卷圖。對我而言,此圖十分珍貴。我說。它的原件是和〈內經圖〉一樣巨大,各位現在所看到的是袖珍版。因為早晨搭捷運來拿兩幅巨圖十分不便,就帶這小圖來。〈修真圖〉是當年和 來靜師父造訪道教總壇北京白雲觀時,在天地人三緣具足的情況下而得。這圖基本上是鍊功大全,具備多重隱喻,我看了十五年,只知其三,四而已。精氣神的運行,除了下手必須由明師導引外,也和天時(月亮的陰晴圓缺),地利(風水與和松柏石頭)和人和(善緣平和與堅持廣闊胸襟)有關,這些具足,了手和轉手方有可能。

〈修真圖〉基本上是一種身神說,充滿了動態循環的力量。身體的五臟六腑均暗藏神明,各有字號,也有特殊的顏色,與植物和動物等隱喻,重要的是,透過月亮的陰晴圓缺對應著初一至十五,十六至三十的督脈至任脈的逆行循環,沿著脊椎往上移動至頭頂,再經鼻樑順勢往下回歸下丹田,這種又和易經先天八卦與空間方位呼應的月亮循環時間。所謂乾南坤北,乾首坤腹。乾卦位於人體的泥丸宮,約是兩眉中央線與頭顱頂端中心線相交之處,也是〈修真圖〉中一個月的十五那天氣行之所在。坤卦位居下丹田,約是腹部的肚臍下一吋往內與頭顱頂端中心線相交的地方,是一個月的初一那天氣聚的日子。乾坤既定,坎離與兌震巽艮諸卦在人的身體遂各安其位矣,跨越春夏秋冬。

道家月亮身神說是一種直接超越西方資本主義式的七日星期觀(禮拜觀)。為何是七日? 明顯是根據基督教的上帝七天創造人類的故事,星期又稱禮拜,七天為一個循環足以明證。事實上我不反對基督,而是反對其背後的資本主義「時間即金錢」的意識型態。而在建立現代時間韻律這件事上,資本主義與基督教有著某種選擇性親和關係。

資本主義也不等於西方。西方本身也是充滿差異性的意涵。我也不反對西方,事實上,我是從西方的美國留學回來東方的。我反對的是建立在競爭與拜物基礎上的入世耗費時間觀的西方,這會破壞我們內在本來擁有的和自然與宇宙相互呼應的時間韻律感。雖然,目前我們無法改變七日循環的時間韻律,但我們應該經由鍊功先恢復內在的月亮週期時間感,再「精神分裂」地跟大家一樣星期一至星期五朝九晚五,上班上課,星期六日休息,發展出兩套時間並行,並在長期逐漸讓七日的韻律化於無形。

或者說,西方基督教式的禮拜時間觀是洋槍大砲瓦解了近代中國人的時間感後的產物,不一定能持久;而道家的月經式時間觀是和自然宇宙一致存在的亙古韻律,a它常在,甚至也存在西方的身體中,它超越宗教與社會制度。

並不離開已經商品化的現實,我們在其中行走,冷靜自在。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傲倪於萬物,不譴是非而與世俗處。我們道家力量的傳遞者,必須謙虛,持續,果敢地操練內在的逆行力量循環,才能找到一顆安靜的心。


這個時代沒有人能宣稱已經找到了那顆安靜的心,即使避地淹留也無法逃脫車馬喧的現代忙亂,但是,覺悟的有情的人應該知道,∞是以迫近的方式而非抵達的方式完成,更何況是找尋○。

認識我的人都以為我是浪漫的寫實的詩人或嚴謹實踐的社會學家,那都只是表象,本質上我,我們都是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追求無為的道家,它涵攝詩與社會學,是根本建構/解構的動力。

應該要確切認知,誠然,我們每一個人的額頭都有千絲萬縷的情緣如線和他人相連,前生,今世,來世,真誠以對,詩與社會學。但,懂得道家身體的人,會知道再怎樣前進都是在紅塵裡繞圈子,都會回到一個內在深處的呼喚:

「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全真王重陽已經說中了我的心事。在眾人之中保持獨自,是找到安靜之心的唯一道路。

而〈修真圖〉內藏的偉大功法很多。是內顯而非外揚。橐鑰在玄庀。其解釋最為精彩者,即是在清代修道傳人千峰老人的《性命法訣明指》書中。這下次再談。我說。西方已過,東方昇起。而窗外灑進來的陽光已經亮麗非凡,a的力量溫暖週流了全身,化開盤腿,忽忽已過了三個時辰。在二00五年的那個紫藤攀爬滿架的二月。

我與張寶勝

⊙石計生

甲、

三年前,我和王來靜師父走遍中國的大江南北。一方面,是追隨恩師左右幫忙處理海峽兩 岸的榮民遺金的人道事務;另一方面,則和師父隨緣拜訪中國各地的氣功名師,廣結道緣 。在不下數十位我所見過的所謂﹁大師﹂當中,有些人要嘴皮子,滿口仁義道德,卻以很 高的收費榨取錢財;有些人一招半式闖江湖,卻誇大療效,使得台灣去的人得不償失。我 在王來靜師父身邊總是靜靜地看著這些自命不凡的﹁大師﹂表演,然後跟著王師父若有所 思又悠然自得的腳步展開下一個旅程。   

乙、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我和師父從台北轉香港,直飛北京首都機場。師父沒有告訴我去 北京會見到中國當今數一數二的張寶勝先生,他僅告訴我要扛一大袋的氣功文化出版社出 版的﹁張寶勝奇人奇事﹂到北京去。我想天氣冷冽的北方,有氣喘的師父一個人去總不好 ,況且我這個人生性疏懶常覺自己生而如浮雲途經大地,沒有什麼當為不當為的事,就憑 著一股深摯的師徒之情也就厚著臉皮跟著師父上京去也。

飛機上師父不時在閉目打坐。北宗龍門派的特色這時就表露無遺,我看到王師父雖然西裝 革履,十足是個現代人,但是當他兩足交叉,雙掌交放於神闕前,和常人一般坐在飛機上 宛若睡著時,卻知道師父所做之事,是一種非常古老又簡單的練功方法,即是將身體的小 太極和宇宙的大太極調整至同一頻率,則很快可以使體能恢復。想著想著,就隨手翻翻袋 子中數十本的﹁張寶勝奇人奇事﹂,封面有張張先生的照片,也沒什麼意願深讀這樣一本 書,一來是因為和師父看過太多的﹁大師﹂吹擂;二來是常常在想﹁我活在這個世界是為 什麼呢?﹂這個小時候就常問自己的問題。飛機隱約越過黃土高原,進入平津一帶,播報 員說北京在幾分鐘就到了。我看看窗外一望無際的平疇田野,稻麥想已收割,人民又有一 季溫飽可言。  

丙、

空橋接引我和師父走出港龍航空。剛下機前師父才對我說張寶勝可能會到機場接機,要我 扛好書別跟丟了。走出空橋許多來來往往的人擦身而過,我突然感覺就在空橋和機場的接 壤處站立的那三個人,最前面那個瘦瘦小小低著頭,若有所思的人是張寶勝。師父在前面 走著,我急忙拍拍師父肩膀說﹁師父,那個人應是張先生!﹂,王師父回頭,摘下墨鏡, 疾步趨前和張先生握手,並介紹我說是徒弟。張寶勝說﹁噢,是學生啊﹂,旋即疾步向前 走了約十公尺,突然回頭對我們笑了起來,那笑容可掬,正是﹁張寶勝奇人奇事﹂封面的 招牌笑容。我第一次到北京,但出入中國無數次,也知道通關不會是很容易的事;但現在只 見張先生拿著我和師父的證件在三道首都機場的關卡櫃台前晃了晃,一分鐘我們就準備搭 車進北京城了。許多機場的守衛和將領都過來和他寒喧,並請他有空去坐坐。張寶勝操著 遼寧本溪的高吭聲調口音,若對話,又似自言自語地,不置可否的和我們乘坐兩輛軍車鳴 著警笛開道離開。  

丁、

從首都機場到市中心的筆直道路,兩旁的樺樹極美,讓我想起高中時讀過的一篇有關松花 江畔的愛情故事,使我感動的情節是在江畔樺樹發生。師父和張寶勝在後面那部車子裏; 我則和一個肩上有二顆星星的軍人同車,我心裏想的事想必這個軍人毫無興趣。車子因為 鳴著警笛,那個軍人不斷以擴音器命令所有前面大排長龍的車子、騾子、腳踏車、摩托車 閃開!我們大概只花了三十分鐘就到了預先師父已訂好的北京香格里拉飯店,ROOM NUMBER, 1911,我還留著存根所以記得。存根上寫的是,原來張寶勝早三天已住在此房,MR. CHANG。  

戊、

房間內窗明几淨,張先生和他的﹁侍從﹂們招待師父和我坐下。張先生師父開始交談,他 的動作很難說是動態還是靜態;雖然他是坐著,但他的手卻不斷地搓著椅背;他來回走動 及以高亢的音調說話時,我卻覺得他的心是沉靜的。北京很冷,我的鼻炎有點發作。張寶 勝和師父說話時眼神不時望著我,一會兒,他突然走向我,問我要不要去他的位置去坐? 並且做了件奇怪的事:他把一根火柴插在熱水瓶的開口,看了我一眼,然後回去繼續和師 父說話。我感覺在張寶勝的身邊,基本上他好輕,像縷清煙一樣。師父帶了余師兄託給張先 生的一輛車的契約,張寶勝很高興地拿過去,和﹁侍從﹂在床沿蹲著看著。我湊過去,想 幫忙翻譯,對著英文滿頁的說明書瞧瞧。張寶勝突然從我的身邊跳開,用一種很深的眼光 看著我,我說:「噢!這法國車可值約五萬美金」,張先生應聲說「對!」那聲音好 像看透我的思維,解讀過我的腦海,然後說,嗯,沒錯!   

己、

翌日,跟隨師父驅車到北京農業大學宿舍去見張寶勝,師父的宿疾氣喘病希望能給張先生 治一治。平矮磚房躲在宏偉的學院後面,看來平淡無奇,已有好幾輛轎車在排隊。師父和 我進去就坐在簡單的籐椅上,裏面已有幾個穿軍裝的﹁侍從﹂在那裏高談闊論,說些什麼 要去理髮之類的事情。沒有看到張寶勝。等了約二十幾分鐘,其實我已經等的有點不耐煩 了,想張先生怎麼架子這麼大,但看見師父氣定神閒,和「侍從」們談笑風生,心裏暗自 慚愧,覺得自己妄談﹁修行﹂,實在罪過。陽光從窗櫺間溫和地照進來,早上十點,張先 生突然從隔壁的門房走進來,手裏拿著剛來時我裝他的書的旅行袋,放在椅子張寶勝手裏 拿著一團白色衛生紙,向師父示意,躺在茶几上,且脫掉上衣。終於,張寶勝,這被稱為 奇人,傳頌大江南北的中國國寶,要展現他的能力了。  

庚、

張寶勝將那團衛生紙搓了搓,旋即在師父的胸前隔著一件內衣及一件襯衫拍了拍,奇怪的 事情發生了;但見師父的胸前直冒煙,張先生手中的衛生紙也吸滿了水,同時師父已痛得 咬牙切齒,即使像他這樣身經百戰,槍林彈雨中過來的人也忍不住叫出聲來!我趕忙趨前 坐在床沿,用雙手緊緊握住了長滿繭的師父的手,那種感覺真希望能夠代替師父的痛。張 寶勝沒有閒著,他繼續表情自在,動作有點頑皮地拍了拍,熱煙又直從師父氣管部位冒上 來,我感覺師父的手緊緊地抓住我。張寶勝微笑地對我說:「要不要也來一段?」心裏只 念著師父,所以我沒有回答他,只是用祈求的眼神希望張先生能減輕我師父的痛苦。張寶 勝拋出問題,你不回答他也知道你的心意。就繞到師父頭的那端,又用力拍了拍師父的 頭的部位,師父又是一陣痛澈骨內的大叫。張寶勝忙了一會兒,突然把一團衛生紙丟給我 ,說:「怎樣?很寒吧!」,我順手一接,馬上鬆手,且手上被近一○○℃的高溫燙出水 泡來。張寶勝還真幽默。

辛、

現在,師父穿好衣服,我扶他起來坐在籐椅上。師父命我拿出傻瓜相機給張先生照張相。 張寶勝突然走到我身邊坐下,把我相機拿過去,看了一看,就朝相機吹了口氣,我聽到快 門關起來的聲音,覺得奇怪,就拿回來一看,咦,不但快門關起來,且指示照相數目的數 字也從原來的三十二張跳回「S」,即最開頭的部位。心想張先生在玩魔術嗎?就要他再表演 一次,張寶勝就像一個調皮的孩子,說不玩就不玩,並且要我隨便照張相。我就朝他的「侍從」照了一張。指示數目的指針動也不動,心想相機大概泡湯了,也罷。就和師父起身 道別。在門外,他的「侍從」之一趁師父尚和張寶勝在房裡說話時,就對我吹噓他是張寶 勝的徒弟,我的師父恐怕不及張寶勝云云。突然張寶勝出現在門口,大聲吆喝他「去理髮 !」,那人倖倖然離開。我和師父走到他的司機的轎車回飯店,我上車前張寶勝驅前和我 握手,並拍拍肩膀對我說:「好好照顧師父」。(回台灣後,洗出來的照片讓KONICA老板 差點暈倒,因為竟然有一張曝光而已,其它有照片都完好無缺。曝光照片裡有張寶勝和 師父的合照,依稀可見,那個KONICA老板直說:『不可能!不可能!』)

壬、

晚上和師父在飯店就開始發生兩件非常奇特的事。一件在師父身上;一件在我身上。師父 的頭頂不斷地冒出黃色的膿出來,我翻遍師父的頭皮,實在找不出任何一個傷口或破洞, 這時才知道張寶勝是以極不可思議的方式將師父體內的病氣直接吸出,又看看師父的胸前 、背後,被張寶勝高能量的手燒得起了好幾個水泡,實在令人吃驚的是,這樣高的溫度竟 然沒有把內衣和襯衫燒掉,卻直接穿進身體理療師父的氣喘病,其功力,只有﹁飛軒絕跡 ﹂四個字能夠形容。更令我敬佩的是,師父忍受如此痛苦,白天照樣為了榮民老兵的遺金 事務和北京的律師杯酒交光應酬,一天下來,雖然很累,但我從未看見師父喊累,反而問 我鼻炎好點沒?並說疾病就是最好的練功。我問師父說:「還疼嗎?」;師父說「沒事!」,我和師父一齊哈哈大笑!因為師父所說的話正是學張寶勝的北京腔調的口頭禪。然後師父就朝著我神秘的說:「去洗澡吧!」

癸、

香格里拉飯店的浴室落地的大玻璃裡的我,是另一件非常奇特的事。當我把衣服脫掉要洗澡 時,看見鏡中自己卻大吃一驚,首先,我的眼睛發出強烈金光,然後,我定神一看我的身 體,竟有兩個乳房及懷胎的大肚子,然後我整個人就劇烈振動、分解、消失約一秒鐘;這 時,我從鏡中竟可看見身後的瓷磚,整個人卻不見了整整一秒鐘。我繼續洗完澡,然後問 師父這是何故呢?手無意中去碰觸電燈開關,卻觸電!以為是手沒擦乾,但卻不是的,因 為我的手擦得再乾,去碰電燈、電視、電梯、甚至電熱水瓶的開關或插頭都會觸電。師父 笑說:﹁丹經裏有所謂懷胎十月,汝要過大關了﹂,並授以打坐觀想之法。我也就不以為 意了。不過,一直到現在,這個能力仍然留在我身上,尚不知它的能量邊疆是什麼,只知 道自己經此與張寶勝的機緣,越來越能夠體會《妙法蓮華經》所說的「安隱少惱,堪忍久住」的道理。我心平靜。至於後來我和張寶勝的神交,就不用多言。只覺心裏對張寶勝的 掛念已然像對師父般的自然平常。生命啊!真奇妙!   

子、

「我和張寶勝」經驗後,我的世界觀從此不同,並對物質不滅定律開始懷疑。這世界應是 多元空間並存的。人的身體是「立體」的,有許多歷史上的﹁我﹂在這個身體上並存。譬 如說,見張寶勝後,我有次在香格里拉吃早餐時,看見師父現代人的裏面有個清秀道士。 其它人也一樣。   
丑、

人很容易被某些「神蹟」所迷惑,並不惜花費大量的金錢和時間想去獲得那樣的力量,但 那並不值得。「我和張寶勝」經驗最美好的部份不是「癸」的部份;而是「辛」的部份張寶勝語意深長的那句:「好好照顧師父」。  

寅、

有些人不是「人」而已。有些人是『人的共同體』或說『複合體』。創造一個新的「人人」字來形容:它們能心意相通,於夢中、打坐時,持咒時,唸經時,日常生活時相互 提攜、支援。們間「無緣三昧,智印三昧,解一切眾生語言三昧,神通遊戲三昧 ,淨藏三昧。」  

卯、

在生活挫折,情緒低潮,一切不順時我有時也生怨懟之心,「為何是張寶勝不是我?」他 的能力使他超越物質經濟的束縛,並成為眾人矚目之焦點。有時我心的無名怨懟像火宅之 人。但人不應因此而自慚形穢,不斷把石頭推向山頂的﹁薛西弗斯的神話﹂對我們凡人的 啟示是,做為一個人的尊嚴來自於「即使臨於深淵邊緣,猶能振衣長嘯!」  

辰、

其實身上毛病都在。鼻炎、打嗝很大聲、香港腳、股癬、心肌痛、和起伏的七情六欲。見 了張寶勝之後沒有一樣曾經消失。但是最大的差別是,既然可以把它們看不見一秒鐘,表 示身體根本不存在,那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巳、

愈來愈不喜歡言辭辯論以及「活動」。張寶勝最擅長的事是讓你記得他又忘記他,原因是 他從來不妄言修行,理論廢話一堆,他的「活動」髣若很劇烈,但他事實上毫無動靜可言 。   

午、

後來覺得想到張寶勝時想哭。他的一生都在「服務」別人。自己是什麼呢?有些人天生是 「社會主義者」。師父和張寶勝是同一類的人。  

未、

未來我要去尋找夢境裏和張寶勝共同坐著的的那株大榕樹及石板凳。你不要覺得我發瘋了 ,那道黃昏的光線使我仍能堅持反對剝削的理想活在這個以金錢為公分母的世界。

申、

現代科學不堪一擊的地方來自「張寶勝」傳奇;現代科學偉大之處在於解除「張寶勝 主義者」的傳奇魔咒。   

酉、

然而「我活在這個世界是為什麼呢?」問了三十四年的問題要把白髮問成黑髮時夾雜著淚 珠的雨勢方才罷休嗎?  

戌、

我曾經對張寶勝有很多期望和幻想。譬如說中國和台灣的未來要怎麼辦的問題。現在我繼 續保有期望,不過是從自己做起。  

亥、

早上醒來的時候,
窗外的 菊花對我說:
「這是 什麼聲響啊?」
在落花與沾墨之間
忽寬忽窄 的浮雲啊,
你 往那裏去?
藍天 為黑色的世界所取代
我心想往東,你卻
匆忙而過。

一九九七、六

1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