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世界末日

用戶插入圖片 

[#M_ more.. | less.. |

Jacqueline du Pre & Daniel Barenboim –
Beethoven
cello sonata in D – Adagio
 

紀露霞演唱「簷前雨」(陳君玉作詞,鄧雨賢作曲),1964年鈴鈴唱片的「紀露霞歌集」(FL-587)

            
   

 

W
在動軋上億的煙火灰燼後,倒數計時的黎明完整於無限的遙遠裡 (2011.1.1.)。
W
這時我聽巴哈無伴奏,我聽紀露霞簷前雨 (2011.1.1.)。
W
街上路倒乞丐指著天說著自言自語的神諭:民國不過百,台灣五百年 (2011.1.1.)。
W
2011年一開始,全球各地陸續出現動物集體離奇暴斃,最先傳出的是美國阿肯色州,隨後有好幾個州,超過2百萬隻

    雀鳥也先後離奇暴斃,從天而降,沒想到瑞典也發現,烏鴉同樣離奇死亡(天降鳥屍魚翻肚)(2011.1.5)

W
資本主義是自己的掘墳人/卡爾 馬克思( Karl Marx)
(2011.1.16)
W
紐西蘭強震 浩劫最黑暗的一天
65

200
活埋(2011.02.22)
W
日本東北
8.9級大地震,大海嘯席捲,死傷難以統計 (2011.03.11)–這時,請去擁抱所愛,深深擁抱。
     
星召會運作:不用懼怕,我是開始,我是結束。



_M#]

打開一頁廣播黃金史II:正聲嘉義台播送頭陳明訪談記

用戶插入圖片

左起:正聲嘉義台現任台長戎藩國先生,正聲老台長著名播送頭陳明先生與石計生教授(嘉義,垂楊路,2012.10.28)


(2012.10.25)經由正聲廣播電台台北總台的副總經理吳芳如安排,這天在正聲嘉義台訪談老台長陳明(江龍)先生,並拜會現任台長戎藩國。受到戎台長熱忱接待與接送,甚感嘉義人的熱情!幾年前其實陸續有訪談過陳先生,不過都是以寶島歌后紀露霞為問問題的重心。這次,因為研究上視角轉換擴展到粉絲行動與唱片的地下迴路運作,今年七月和學生陳良輔到雲林虎尾訪談播送頭周蓬霖時,看見一張報紙記載著周蓬霖與陳明同時出現在嘉義大光明戲院擔任歌唱比賽主持人,發現廣播播音員在整個台灣歌謠傳播上佔有極為關鍵的位置,遂決定南下至嘉義進行這次訪談。

陳明是嘉義人,出道前其實已經被台北亞洲影業公司招考台語片基本演員時,入選為台語片電影的明星,但是因為家裡母親認為當明星要和別人親嘴很不雅,遂放棄良機。但終究上天檢選為不凡之人仍然還是要踏上明星之路。陳明當不成電影明星,卻成為廣播明星。受到正聲嘉義台第三任台長黃懷中的提拔,1959年陳明得以進入正聲成為正式播音員,並展開他的正聲奇幻之旅,正聲一共有七個電台,除了宜蘭台他沒去擔任過職務外,包括嘉義公益台,雲林虎尾台, 台北總台,高雄台, 臺中台和台東台都擔任過台長或其他重要職務。而四進四出的故鄉嘉義正聲公益台,是他的廣播生涯起點與終點,可說一生奉獻給正聲與他最愛的播音事業。1964年,陳明的生命史與寶島歌后紀露霞產生了奇妙的交會。紀露霞因為嫁給空軍飛官高必達而從故鄉台北艋舺搬家至嘉義空軍眷村,受正聲電台力邀,乃進入正聲嘉義公益台也成為播音員,並且主持紀露霞時間,轟動一時。日後,陳明就時常與紀露霞一起主持大型歌唱或勞軍晚會,成為默契極佳的拍檔。1965年,當時的廣播明星陳明與寶島歌后紀露霞在中南部深受歡迎,為當時地方音樂人吉他手李國隆所注意,乃力邀和他一起創立新聲音樂研究會,會址設在蘭井街85-1號,上課的音樂教室設在勝山行,即吳鳳北路132號3樓。發行新聲台語歌選,新聲歌友雜誌和進行音樂教唱,許多紀露霞與陳明粉絲均熱烈加入,親炙心目中的大明星。這歌唱班持續兩年,在地方帶起學習台灣歌謠風潮,很有影響力,但因為公務事情太多,陳明與紀露霞先後退出。

陳明不但是60年代廣播明星,也是台灣歌謠唱片公司投資者與作詞者。他說,約是1965-66年間,台北三重的雷達唱片,五龍唱片等他都有投資合股。也有時在唱片灌錄時插一腳。如和他的同事紀露霞,洪第七,羅一良等歌星到台南亞洲唱片公司灌錄台語合唱版的意難忘等電影主題曲。並且在新聲音樂研究會時,也幫學員出版神鷹唱片兩張,包括嘉義迎城隍,少女的心情和來去看熱鬧等歌詞均是陳明所寫。也創作妻在何處等國語歌詞給嘉義市的嘉星唱片出版。另外,受到台南南星歌謠研究所的郭一男的邀請,陳明憶及:那天他就來嘉義正聲找我,說要請我幫他寫一些台灣歌謠歌曲的歌詞,我說,我不會寫啦,郭一男說,你名氣大,寫沒問題。陳明其實會寫,因為長久主持電台節目,不論台語或國語的唱片播送不知凡幾,對於韻律和歌詞早就十分熟悉,寫起歌來自然而流暢。共寫了近十首台語歌歌詞,其中有一首歌,陳明說,旅途戀歌,還被選為當時的主要流行歌呢。

多才多藝的陳明,在訪談時擔任過一個我在研究台灣歌謠時從來沒有聽過的角色:有聲電影辯士(電影解說員)。一般我們理解,1930年代日治以來,電影基本上開始是默片,而默片就會有辯士來解說電影情節,最有名的辯士就是二二八事件的發生地天馬茶坊主人詹天馬,是台北大稻埕士紳。辯士通常是坐在戲院的右角,在電影放映過程中邊看邊講給觀眾聽,需要有很好的口才與即興反應能力。因為不可能照著翻譯,只能依靠辯士照著劇情解說個大概,所以是電影解說員,又因為都是用台語解說,所以所有的電影都成為台語電影。但有趣的是,1963年左右,陳明應嘉義市國際戲院老闆劉晉福之邀,擔任外語片的有聲電影辯士,電影解說員。他說,當時片子來就先從頭到尾看一遍,然後第二遍就要開始用台語錄音,即席解說,時間總共也要花好幾個小時,很累人,但那時因為年輕,剛出道,覺得很有意思。我問:當時都解說什麼電影,陳明說,像什麼十誡等美國電影,和日語片的愛染桂,君在何處,青色山脈等。我就說,研究文獻上說,那些日語片,是最受台灣人歡迎的電影,來到嘉義,果然印證。

1965年,聲望如日中天的播送頭陳明,也終於受到台語片電影的注意,圓了他年青時的電影明星夢。陳明先後受邀演出兩部台語片電影:懷念的播音員與歡喜做新娘,陳明說:懷念的播音員就只有一個鏡頭,因為劇情需要一個播音員透過廣播尋人,所以電影公司來嘉義公益台找我,叫我擔任那個播音員角色,拍兩三下就好了。另一部歡喜做新娘則時間比較久,他說:那時電影公司派人請我一早到臺中歌廳那裡拍戲,先讀劇本,在那裡等了很久,到了晚上很晚才輪到我,我反覆拍了好幾個小時,劇組才讓我離開,後來我就不想再去拍電影,事實上比播音還麻煩繁瑣啦!但無論如何,從現在陳明保留的電影海報來看,這部由著名台語片電影李泉溪導演,黑松影業公司投資的緊張笑科歌唱愛情倫理文藝鉅片,陳明被標示在顯著位置,封為電台紅星,與男女主角性格諧星金塗,美艷紅星李鳳並列。下方較小字體裡還有兩個台北廣播界名人吳非宋與武拉運,顯示陳明在當時的聲勢甚至凌駕台北的播送頭。

60年代陳明的走紅,如何顯示那是一個廣播的黃金時代?當我們看見他的鉅細靡遺的剪報資料時就能得到答案:作為與廣播有競爭關係的電視台的成立,是從1962年台視公司開始,陸續有中視和華視出現,但真正產生支配性影響還是要到80年代末。1977年,陳明在雲林虎尾台擔任業務科長,受聘在北港主持影視歌星聯合大公演,他的頭像被放在宣傳單的右上角最為顯著的位置,寫著:正聲公司雲林台名節目主持人陳明。而宣傳賣點是鳳飛飛來了!!台視我愛週末,中視你愛週末節目主持人鳳飛飛。其他參與亮相的有余天,謝雷,陳盈潔和中視台語電視劇雷峰塔男女主角李滔,陳佩伶等22人。這顯示電視雖已經有了,但是真正普及到中南部仍然有限,所以到了雲林北港公演,仍然需要借助播送頭陳明之力,才能達到影響力與宣傳效果。而陳明資料亦顯示,從60-80年間,找他的襄助主持宣傳與拜會的影視歌星真的不計其數,台語,國語的有,包括:翁倩玉,葉啟田,尤雅,陳芬蘭,歐陽菲菲.夏心,張淑美,陳今佩,文夏,蔡咪咪,文鶯,張美瑤,謝雷,金玫,魏少朋,劉福助,洪一峰,楊小萍,吳晉淮,夏台鳳鄭日清,張琪和田文仲等一字排開,是五六年級生耳熟能詳的明星,相當驚人!

我當然也將問周蓬霖的問題問陳明:台灣歌謠洪一峰,文夏與紀露霞的二王一后封號是怎樣產生的?比周蓬霖早出道的陳明講法比較謹慎,他說當然播音員是有影響力的,那是一種共識,公認的好。但是以50-60年代當時的音樂環境來說,因為歌手少,唱片公司也很少,主要就是台南的亞洲唱片行最具影響力,其灌錄的台語流行歌也最多,剛開始就是文夏,紀露霞和洪一峰,之後才有其他的歌手,比較之下,自然而然就產生了二王一后的稱謂。

我也繼續追問和問周蓬霖同樣的問題:究竟台灣歌謠的唱片是怎樣在戒嚴時期仍繼續大量銷售與流行?陳明說:主要還是通過像我這樣的播送頭與其他播送頭的串連,在節目裡放送唱片時,除了警總的禁歌外,很多好的台語歌,受公司之託或自己覺得歌好時,也會同時幫忙打歌,聽眾就會寫信或打電話進來問,哪裡可以買得到。但銷路的打開,唱片公司本身還是要自己去勤跑,佈點。關鍵當然還是在我們播音員,沒有我們的加持,聽眾也無法分辨好壞,我們說一句,勝過唱片公司廣告千言萬語吧,這應該是事實。

從早上十一點多一直講到過中午的一點半,接近訪談結束時,我特別請陳明在嘉義市地圖上標示他曾經登台擔任主持人的戲院或歌廳,未來會用地理資訊系統(GIS)做成數位地圖給他一份。於是他很高興記憶力驚人地直接在地圖上標了十一個點位,包括1.慶昇戲院(放日片),2. 嘉義戲院(日治時期的嘉義座,放國語片),3. 遠東戲院(放洋片,如十誡,賓漢等),4. 興中戲院(放布袋戲,脫衣舞等),5. 國民戲院(日治時期的南座, 放歌仔戲, 台語片電影), 6. 羅山戲院(放台語片), 7.三山戲院(放台語片), 8.新都戲院(放洋片, 日片), 9.華南戲院(放藝霞歌舞團, 歌仔戲楊麗花公演處),10. 天榮戲院(放台語片, 國語片電影)和11. 大光明戲院(放台語片電影,金玫隨片登台,與周蓬霖共同主持)等。位置均集中在嘉義火車站到圓環一帶的老嘉義市區,北起林森西路,南至民族路,東至中山路,西到新生路。這相當程度地呈現了60-80年間台語片電影,廣播電台和台灣歌謠的交織產生的空間展演聚集性,也說明了陳明的生命事業–廣播的黃金史在他的故鄉嘉義的輝煌時光。

嘉義的娛樂事業的衰敗,我們討論,應該和戰後二二八事件有關,嘉義曾經是武裝抵抗最為激烈的地方,在二水機場曾經激戰,而台灣代表性畫家嘉義人陳澄波就在和談過程中壯烈犧牲。戰前就繁華的首輪電影放映都市的嘉義,應該和阿里山的木材有關,但戰後卻因二二八被降格為二級城市,十分可惜。通過打開一頁廣播黃金史,我們有必要將這美麗而重要的記憶記錄傳承,讓後世也能知道,嘉義的美麗與哀愁,其中有台灣歌謠不滅的歌聲,通過廣播與台語片電影,在戲院曾感動過無數粉絲,深藏在記憶,並指向未來。(2012.10.28石計生補記))


紀露霞、櫻花戀、江蕙和麥可喬丹

 

用戶插入圖片

寶島歌后紀露霞演唱會現場(臺北中山堂,2012.06.07)


紀露霞、櫻花戀、江蕙和麥可喬丹

                                     —
2012.06.07臺北中山堂的寶島歌后演唱會

石計生

 

當六月七日晚上十點多今天從擠爆臺北中山堂一千兩百個座位的散場人潮走出時,門口仍然有許多依依不捨的寶島歌后紀露霞的粉絲不斷地和江蕙,林英美以及電台主持人許鷹等送來的高腳花籃前照相。也不斷有人過來跟我握手,道賀,說「這真是一場精彩萬分的演唱會,真的很棒!」我說是主辦的劉國煒先生功勞。真的,但事實上歌迷不知道我徹底鬆了一口氣。就在週四演出一星期多前,我跟紀露霞老師聯絡時,跟她報喜「戀戀紀露霞:寶島歌后粉絲大會串很成功後,上網看原來賣出九成票被一掃而空了!」電話那頭卻傳來紀老師憂鬱哀傷的聲音:「石教授,我很難過」我吃驚地問:「怎麼了?」「我喉嚨啞了,去看醫生說喉嚨有東西,還說我有氣喘」我說:「老師,不會的,好好吃藥休息就一定會好,還有一個星期,您不用擔心,也不用緊張,來的都是你的粉絲,你的歌迷,無論你唱得怎樣,都會喜歡的況且菩薩會保佑的」紀露霞聽到她一生所信仰的菩薩,整個人精神一振,就說她會好好休息,準備上場。雖然知道一定會順利,但我一直忐忑不安地等待演出日的來臨。

超過原訂的晚上十點鐘,一直到紀露霞唱完最後一首歌「櫻花戀」後,全場如雷掌聲響起,大家瘋狂地喊著「安可!」「安可!」我坐在前排瞥見右邊幕後的紀老師台風出眾地微笑出場繼續唱安可曲時,我的腦海裡浮現兩則白天閱讀資料時的報導:民國四十九年一月二十六日的中華日報「聽到、想到」專欄外史氏寫道:「意外的是紀露霞客串,歌藝一日千里,進步甚速,「櫻花戀」主題曲繞樑三匝,餘音裊裊,聽眾熱烈捧場,本來微莉也還不錯,卻被紀露霞比下去了」;和民國四十九年時十月二十六日的「中國影星畫報」的記者報導:「亞洲唱片公司的擎天玉柱紀露霞小姐,她所灌製的唱片如「櫻花戀」等,不下六十七種,我想凡備有電唱機的家庭,大概都有她的唱片吧!現在每一家唱片行也都大量地銷售她的唱片!」在我過去六年持續研究紀露霞與追蹤她的演出的日子裡,實沒聽過她唱這莎悠娜娜日語翻唱的「櫻花戀」,所以,這應該是1960年到2012年,這五十二年間紀露霞第一次再度演唱。真的是盪氣迴腸,讓人聽的如癡如醉!在場滿座的聽眾,絕大多數我想都是當年家裡有電唱機或收音機的歌迷吧。

不只是壓軸曲唱得動人,這場演唱會近三十首歌,除了由李明德和邱蘭芬串場演唱少數幾首外,你很難想像已經七十七歲的紀露霞,能用五聲道(台語, 國語, 日語, 英語和越南語等)的歌聲能嘹亮穿越雲霄地表達非常難唱的「飲淡薄」、也能以低沈漫過汪洋的動人聲音唱出貓王名曲Love me
tender
的台語版「鐵血柔情」,再度演出由她首唱的紅遍華人圈的國語歌「綠島小夜曲」、楊三郎所做的著名台灣歌謠「孤戀花」聽來仍然令人深感哀怨思念、特別用越南語和台在語混合唱出的紀露霞在越南宣慰僑胞時帶回來的「黃昏橋上」、和不能錯過的原來由美空雲雀唱,紀露霞唱出臺灣味的成名曲「黃昏嶺」等,以超水準無懈可擊的演出證明了,紀露霞是寶島歌后,是臺灣的百年流行音樂的瑰寶;無怪乎當代臺灣歌后江蕙在紀露霞演出前一天前在個人部落格說,紀露霞能唱多聲道的歌,「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紀露霞「是我的母親大人的超級偶像!」江蕙的推崇紀露霞的歷史意義是,在這寶島歌后紀露霞55年來第一次演唱會的轟動臺北的歷史事件中,江蕙送至中山堂正門口的高腳花籃和她的衷心讚美紀露霞,顯露了臺灣歌謠的歷史傳承台語歌不只是被邊緣於國語歌主流外的方言歌曲,台語歌做為源遠流長近百年的歌種,台語歌本身就是主流。而江蕙可以向她的前輩紀露霞學習的是:江蕙要努力讓自己也成為多聲道的寶島歌后,而不是滿足於被封為「方言」「台語」歌后的江蕙。

而當紀露霞回應歌迷瘋狂掌聲要求安可曲「牽阮的手」前,她接受眾人的獻花。我本來叫學生紀建良上去,我說我從來不獻花。建良說:「老師,這機會很難得,況且這演唱會沒有你的持續關心與投入是不會發生的,你應該上去」「同時我有問題想問老師,為什麼紀老師一直說她感冒生病,聲音卻唱得這麼好,這麼動聽呢?」我想了想跟他說,你記不記得老師之前跟你說過一個籃球之神麥可喬丹(Michel
Jordon)
的故事?當我留學芝加哥攻讀博士時,有次在也是臺灣來的學姊學長家看電視轉播NBA美國職業籃球決賽,芝加哥公牛隊出賽時,第一節時喬丹怎樣投籃怎樣不進,播報員說據報喬丹感冒生病發燒了,恐怕今天表現會很慘。我就跑進去房間躲起來假裝睡覺。結果後來被學長叫醒,說,快快來看第四節!喬丹非常神勇地獨得破紀錄的63分,把對手爵士隊打得落花流水!我說:「今夜的紀露霞,就是當年同樣感冒的麥可喬丹,一樣超水準!」我們師生相視而笑。今晚,在場的每一個歌迷都見證了:紀露霞演唱的每一首歌,都是在上天賜福的演唱天份下,累積五十年的通過重重考驗憑藉實力的上台功力結晶,她在臺灣百年流行音樂界的寶島歌后地位,可以說就是美國職業籃球賽裡的至尊籃球之神麥可喬丹般不可動搖。於是我堅決地捧著花走上台,最後一個上去,生平第一次獻花,獻給我最敬愛的寶島歌后紀露霞。

離開中山堂,滿載這兩個半小時多遇到的歌迷雪片般的讚美,再加上我到晚上十一點多回到家時接到台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前所長王櫻芬教授的音樂專業者簡訊說:Ji Luxia is amazing!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hear her sing, and I am now her fan! I
am honored to know such a wonderful person and singer.
我內心的激動無法言語完全無法回覆。我想起2006年第一次從收音機地下電台FM96.3聽到紀露霞的歌到與她見面後,暗暗立誓要讓寶島歌后紀露霞的傳奇歷史再度烙印在臺灣人的閱聽世界裡,經由研究,收集資料,教學和撰寫文章到最近的為她辦的粉絲大會串,今天終於完成了我稱為我今年最重要的事情後。這歷史事件能夠得到粉絲歌迷的熱烈迴響與讚賞,也能獲得音樂研究所的音樂專業者的肯定,我想,做為一個寶島歌后紀露霞的大粉絲,歌迷,研究者與親人,這天晚上,就能對自己說:「你圓滿了內心的一個重大心願,你為臺灣歌謠寫下歷史事件,你可以安然入睡了。」

於是紀露霞、櫻花戀、江蕙和麥可喬丹揉合成為有一對白色翅膀的天使,在我的九重葛盛開楓樹搖曳生姿的庭園展翅,穿越六零年代加強磚造的居家外牆,來到我的床前叫我睡了。於是天使叫我睡,我就睡了。

 

(2012.06.12士林)


用戶插入圖片用戶插入圖片

1 2 3 4 5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