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我對妳說

     
姊姊我對妳說,我剛從高雄回台北。醫生說現在處理方式是每次延長媽媽洗腎時間十五分鐘,果然媽媽腳水腫就改善了。當然,當腎功能完全喪失的時候,就要有心理準備了。
         
今天跟媽媽聊了一下午,她心情很平靜,說只要能到明年八十大壽後,就心滿意足。我做了兩小時錄影,媽媽特別說了我出生前民國48-50年間我們家住在在艋舺老松國小對面開計程車行的故事。媽媽是台灣第一個女司機,計程車開到陽明山,迪化街,嘉義,開到台北圓環等,說我應該算是台北三市街艋舺人,民國51年搬回高雄前已經懷孕,也是高雄人,是在高雄縣橋頭鄉出生。
         
媽媽也要我跟你說,雖妳人遠在加拿大,也不用有世俗的悲傷,要持續念佛。媽媽說病苦就是業障,在最後一口氣之前,不斷念大悲咒,念佛號。往西方極樂世界去,承佛接引。媽媽說了她兩個念佛入定的事情:一次在美國加州的宣化上人萬佛城插花時,因邊念大悲咒邊插花而入定,並引起天地震動;另一次是在高雄家裡,課頌完金剛經在床上躺下時也入了定,一直到晚上才自己出定。媽媽老實念佛六十年。
       
媽媽也告訴我那日到了時,要把六件僧衣和鞋子穿好,我終於看到了那些衣服,裡面有一套還是阿媽的出家人僧服,囑咐我一起燒掉。並且我必須請假回高雄誦經至少一週,七七四十九天至少週末要回高雄誦經。找觀音禪寺師父最後一天來誦經。骨灰放到寺裡。說完媽媽和我相視而笑,莫逆於心。
     
姊姊我對妳說,人生短於三行墓誌銘。我實在以我們的母親為傲。自知時至。坦然以對。並且不斷啟蒙我們老實念佛。能夠面對人生終點這門功課,我們唯有繼續以念經和課頌為母親祈福(其實真正受益的是我們迷離於人世的自己),等待明年過年的團聚麻將來臨。跟媽媽說完話睡了一下,醒來,媽媽說,你回來上的香發爐了!祖先和菩薩都很高興你這麼孝順特地回來看媽媽。我說:沒有,二哥光生比較辛苦!天天照顧。大哥,三哥和姊姊在各一方也以無比的情感念著媽媽您呢…於是媽媽就笑了,我也就含淚帶笑坐上車,離開家鄉高雄回到家鄉台北了…沿途我看見一輪夕陽燒得火紅向最遙遠的家園隱沒…

(2012.08.21)

 用戶插入圖片

轉向:剷除長髮,茹素課頌,為母親祈福

昨日二哥來電讓我決定生命轉向。媽媽超音波檢查,發現唯一剩下的左腎已經嚴重萎縮至一點點功能,未來日子可能不多。我跟媽媽說,您是老居士,老實念佛六十年,才能如此平靜。媽媽說她的心願是活到明年過年後,能夠得年八十歲,就心滿意足。我說:從此刻起,我轉向,以當年為父親的方式,吃素誦經為媽媽祈福。媽媽很高興。然後在加拿大姊姊也跟進。我想我們都期待明年過年與我母親全家再打一場瘋狂麻將!
用戶插入圖片

1 2 3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