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心第一:《太乙金華宗旨》今詮 (呂洞賓原著)

天心第一:《太乙金華宗旨》今詮 (呂洞賓原著)

◎ 石計生 (全真法脈重陽南山第十四代門下)

 

呂祖曰。自然曰道。道無名相。一性而已。一元神而已。性命不可見。寄之天光。天光不可見。寄之兩目。古來仙真皆口口相傳。傳一得一。自太上化現東華。遞傳某以及南北兩宗。全真可為極盛。盛者盛其徒眾。衰者衰於心傳。以至今日。氾濫極矣。凌替極矣。極則返。

【今詮】
得到祖氣而能通古知今的全真教的先知呂洞賓這樣說:順乎自然就是真正的道路,道路本來沒有名字,我們稱為「道」的東西,只是一種和與心相關的能量而已。就是找到我們道家身體常說的「元神」–原來的自己–而已。這種通過身體的身命長期鍛鍊而得的光明心性其實已經無法得見了。只好寄託給宇宙天地之間渺渺無邊無際的天光,可是洪荒以來地球運轉這麼久的原來人人都知道的天光也無法得見了,道家身體先知只好寄託於兩眼之間的祖竅,從外而內,在從內而外,古往今來神仙真人等得道之士都是口傳心授,傳一個就得道一個。

因為是不得已而為之,外丹,內丹,只是一個託辭,其實一點意義都沒有。

這個傳承祖氣的法脈,自從太上老君老子到東華帝君的莊子,又傳遞上我這個象徵性的名字呂巖,呂洞賓,又有王重陽創立《全真教》後的南宗北宗之分,全真派看來好像非常興盛繁榮啊!但是從能通古知今的祖氣來看,所謂興盛只是湊熱鬧的,崇拜神蹟,故弄玄虛自稱大師的泛泛之眾的興盛,可悲的是我們道家身體早就顯示盛及而衰的恐怖了啊!看來興盛繁榮的全真宮殿好像大江南北無所不在,其實那口傳心授的自然祖氣天光早就飄散不知道到哪裡去了。以致於到了今天,糾集一堆人煉功其實是婚姻介紹所,開什麼丹道會議逞口舌之快,借足球場搞什麼佈道大會,沒事上電視說東說西,好像現世神仙其實是神棍,氾濫到極點。混亂脫軌到了極點。

到了極點的時候就會物極必反地回到純樸。人們終於厭倦了這些繁文縟節,形式主義的修行,終於回到了自己,面對自己,傾聽內在的聲音,返回一個自然的素樸時代,回到真正的自己,不假任何中介地通過身體的身命長期鍛鍊而得的光明心性的天光時代就要回來了。

修真之道: 石計生教授丹道文化演講

台北市丹道文化研究會第十屆第二次會員大會暨專題演講

講者:石計生(東吳大學社會系教授兼系主任,台北市丹道文化研究會名譽理事)

專題演講:修真之道

時間:2016年2月21日(週日)下午3:00-4:00

地點:國立台灣大學綜合體育館(新館)二樓248演講室

石計生師兄是社會學家。美國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社會學博士,現任東吳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兼系主任、南京大學社會學院客座教授。他也是詩人奎澤石頭,台北紫藤廬常任美學講座詩人。他還是大道復濟生,入道二十八年。因大學時期罹患急性肝炎,西醫束手無策,因緣際會得遇全真派龍門宗第十三代傳人 王來靜大師,下手傳授功法得以痊癒。九0年代開始,隨侍恩師遍訪大江南北、名山大澤,曾登臨中岳嵩山、于北京遇道家奇人張寶勝,廣州遇東北道師宋小龍,得傳道家秘法。 二0一0年年于南京大學客座講學時,登江蘇句容茅山,得三茅真君于夢中傳授道法,在三天門領悟上清派道家身體。石師兄曾任本會第四屆(1999-2001)理事長,與時任總幹事董迺閎師兄曾聯袂在道家功法與學理方面,對本會貢獻卓越。

105大會專題演講海報-0221_頁面_2 105大會專題演講海報-0221_頁面_3

石計生教授(大道復濟生)上海道教學院演講後合影(上海東嶽廟,2013.06.29)

用戶插入圖片
石計生教授以道教全真派第十四代傳法人大道復濟生身份,應邀於上海道教學院以 保守求生之道:道家身體的論修實踐為題 發表演講。該學院是全中國唯一的道教學校,以培養道士為職志,學生來自大江南北,該校位於上海東嶽廟內,清優勝境,有靜坐室,與武當等名山多有來往。演講後與學生和該校王馳道長(前排右一),南京大學人類學楊德睿副教授(前排右二)合影(2013.06.29)。

 

1 2 3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