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修羅手記



◎ 奎澤石頭


* 難修羅,現在生命的第一要務是不著痕跡地面對自我。採取這樣的存在書寫形式又成為個人生命歷史的必要了。年來經由網絡過度自我暴露的結果,是對於內面空間的濫用與失敬。沈澱本身是絕對的無上命令,顯露的等待並非透明化自我的情緒與情感,這樣令人一眼看穿無益於詩藝的錘鍊。

* 難修羅,面對瘋狂,小說裡的我已經是窮途末路了。自我定義與分化的自己出現系統自我干擾的情況。穩定維持確實已是驚人的長度了。斷訊的日記,讀到M. Rilke馬爾泰手記在一個家庭瀕臨崩解的邊緣,乘著一通不相干的電話復活,實是生命的神秘經驗。

* 難修羅,我終於又回到自己和自己對話的時代了。自己的認清是何其困難的工作。價值的衡量出乎於多層次的解謎,人陷於存在困境起因其實不涉道德,而是自我靈魂與身體的鬥爭暫時性的出口,在現實世界中和他人產生複數的關連,當他人無法理解生命本質的錯亂時,一切崩解,一切價值就必須被重估。這是非常實證的力量,二十年後我仍必須面對二十歲時的憂鬱足以顯示我的體悟。社會是人自我掩飾而形成的,社會關係是不忍揭的風雪,除非全面性的毀滅發生,則其不堪一擊有著因恐怖平衡而堅韌存在的可能。

*難修羅, 「想不到到頭來是一無所有」。語句堅定且強烈地表達出對於事件的躊躇。映射到存在的基礎是對於孤獨的恐懼與對於孤獨價值的淺薄認識。這話揭露了人所建構的社會是流沙上的泥屋,隨時會崩解。人不願崩解,是因為想在公眾之中獨處。聚餐中噓寒問暖總的來講要花生命史的多少時間?萬分之一吧?卻是稀少而關鍵的萬分之一。人所珍惜的正是這樣全然的寧靜時刻。

* 難修羅,不言辭是最好的逃離。關閉公開心靈的裸露,鍛鍊按奈的能力是通往偉大的最後關卡。事件所昭告的,正是顯性深沈的契機。使汝流轉,心目為咎。流轉是詩的最為根本傷害,印象空間的行走所欠缺的,是心見發光的等待。若無其事是出乎徹底相信的力量,讓情緒起伏無益磨亮句子。

* 難修羅,譬如明知是生存的策略也必須坦然接受遺忘的記憶的質詢。但是輕易裸露之後有一種錐心之痛,似乎是內面空間的一種被侵犯的不安,似乎來自身體中的某一部份已經死掉了。或許Narcissism顧影自憐決定投湖自盡的原因是因為要顧全這自我的大局,「自私」是other 的用語,「自我保存」是 I 的用語。身體中的某一部份死掉,是一個徵兆。就像更近的哈力的死,現在才開始的倒退十七年的懷念,完全希望重來的心疼,無私的愛的可能。更遠的懷疑父親中年之後醉心麻將幾天幾夜,其實也是心死了。「麻將桌上可以讓我忘記煩惱」。當年相當不解。現在理解了。電腦螢幕就是麻將桌,只是這是自己和自己的遊戲,輸贏不涉對象。

* 難修羅,我對於詩的語言的致命追求啊!在這社會水泥的流域,航向未知的領域。服膺一種內在的呼喚,找尋寄寓在自己身上的蛛絲馬跡,作為人的起伏與理性非理性。後現代看得多了,即使瞭解了一切。仍然是航向未知的領域。難修羅。

(2008.07.23)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