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澤石頭詩手稿:蜻蜓(2013)

奎澤石頭詩手稿:蜻蜓(2013)。那日忽然想到該去找支針筆來延續我大學時代寫詩的手寫習慣,和學生來到師大附近的藝術社,買了這當年被我稱為尼采筆的0.3號針筆。隔了約一個月,今天拿出擺了更久的稿紙,謄了今年的詩,有一種時空交錯的幸福的感覺,雖然這詩談的是存在問題。

用戶插入圖片

蜻蜓

用戶插入圖片蜻蜓


奎澤石頭


 


這人造空間裡唯一可見的活動,


牠飛來,把網格狀半透明羽翅緊貼  


在比一切都透明的明亮的玻璃


櫥窗上,你正狐疑地閱讀。


 


早些時候點水的芒草被風


吹動,晃搖的力學抬高一種


不在場,牠的複眼就妄自睥睨


且厭倦了這臨水宿命覓食的


世界,在淹水線上聳立,


喝著咖啡的這個背影這樣想


 


近在咫尺的比鄰,兩者


卻毫無關連指涉,早些時候


你帶著暖意俯視逝者如斯夫那水


以日漸乾涸的節奏靠近,蜻蜓
在令人驚駭的肯定的高度

你仰望,舉杯就口,空間裡
立體而盲目,
那裡有接近觀念的聲音
人聲鼎沸的寂靜。


 


 


(二0一三、三、二九)


 


 


 


 

台西之鐘

 

台西之鐘

 

奎澤石頭

 

坐在青春遊樂場的蹺蹺板上

攀談堅貞,天主堂尖頂鐘聲受福迴盪   

起伏更高的地方有一種魚狀雲無明   

呼喚,離開就是自由

青春在救贖戲院裡落了魄

失了魂,我們揉碎票根的初戀

 

白駒 白駒 過隙於豐原南北的

永夜競逐,帶著野性的歌聲健康詠歎   

自由,自由路 願草屯水里長出

擺盪夏冬之間的 太陽餅

咬下一口化為 甜酸

我們鐘塔下立誓親吻的 

白柚之花

 

捧花迷路於國道三號如此濃郁

古坑咖啡啜飲,翻頭七十八轉橫看鹿港在望

海峽 風帆招手 嘆青春沒趕上南極航道

破冰逃逸,我們就從
遲到的雲林夕陽裡歸
來 

療癒 癩皮狗也需要愛的囊昔  

鐘聲長在  常在台西之中

 

(O一二)

 
台西之鐘裡有你暖暖的青春記憶,與讚嘆臺灣西部之中央心臟地帶美好的時空交錯。
你目送傅鐘起身百米速度的奔跑離去,那時,揉碎的
票根傳來生命裡的第一個失魂,
然後是空前混亂的學生運動,然後,
路就忽然剎開了,迷路捧花,斷裂連結,
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我們
才能以花開以真正的埋葬重新相聚,友誼成為淚水的護城河。
                                                                             
                                                                                                                              –奎
澤後記

 

1 2 3 4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