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夜十四行

耶誕夜十四行

 

◎ 奎澤石頭

 

那些屬於耶路撒冷的聖潔早已

化為影子,飄入每個人心中的凍土處處

化為不可免俗的紅帽白邊以團圓之姿

看煙火取暖,這樣闖入尋常人家的圍籬

我既不喜悅,也不憂傷。

想起,這冷冽節令裡曾有踐踏時光的腳步,

那些青春日子,獻身琥珀色的

泥沼掙扎,習於地下舞廳沈淪的天,

通宵達旦狂歡喘息靜止慢慢,睡著

夢裡捲入星辰旋轉,

身體每個想要叛逆的細胞才能 睡著。

耶路撒冷,他在那裡獲得了平靜,智慧

卻說一切都是虛空。水雖能變成酒,但保存有時

拋棄有時,這夜我的眼裡閃耀著火焰很大的雲。

 

(二0一三、十二、二五)

 

 

過了汲淪溪

用戶插入圖片
過了汲淪溪

☉奎澤石頭

殘酷是這時,開始有雨和罕見低溫
過了汲淪溪,那裡有一個園子,有人低聲哭泣
我們為他生了炭火,站著取暖
說是秋意,未竟的啟示在帳棚外冷眼 
澤被如傘的小葉欖仁枯枝冷冷,我們沈思
並且不忘現實,我們心中有火閃爍如光
嚐了酸酒,我們直走上山,調動 雲彩
把雨滴放回茫茫大海,成為風景
用淚拯救自己離開這個
扭曲的時代 

這時到處,都是比冰還冷的
流言,有一個園子,屋廢如詩 
芭樂樹攀緣逆時針牽牛,拮抗纏繞 
夢址云云,逆光擁吻果實滿懷腐爛傾倒
一面牆,風冷燈火映照曾經守候的
花,請開以真正的埋葬。

而這時,天外燃燒的夕陽,熾熱地,刺眼地,
預言戰火,盾牌列隊前進,口中的劍吐出
樂揚殞光震攝走調,如此流離失所 森林為漠
半聾了的右耳聽不清楚誰在高歌, 
誰吹笛舉哀,捶胸,希望那信仰能怎樣 
駕雲降臨,而瑪拉的水,苦的日子是怎樣 
在人世沈淪週而復始

過了汲淪溪,我們生了炭火,站著取暖
我們在暗夜裡抽煙,坐下圍成圈圈傳遞,點燃
篝火熊熊的龐克搖滾,小聲歌唱
說是未竟的啟示在帳棚外冷眼 屋廢如詩
澤被如傘的小葉欖仁咀嚼,理想,我們仰望
愛就是加深它的輪廓 我們直走,調動 雲彩
就把那冰冷綑綁一千年,放回茫茫人海,開出道路  
拯救自己離開這個扭曲的時代
說相遇是意義, 分離使意義發生。 

(2013. 09. 06 臺北/士林)


第三十六屆(2013年)時報文學獎新詩組審查//石計生教授對於本次入圍複審作品特色與評審原則:

用戶插入圖片
第三十六屆(2013年)時報文學獎新詩組審查

石計生教授對於本次入圍複審作品特色與評審原則:

1.作品特色:在審查的四十篇作品中題材十分多元,大歸類為情感抒發與社會寫實兩大類,包括情感抒發又有情感與思想反省; 社會寫實又有社會/政治事件和環保生態關懷等,這顯示了寫詩者除了關心自我外,也能深入臺灣各種現實問題;無病呻吟者少,視角逐漸開闊,是為可喜之現象。

2.評審原則:我對語言掌握,想像力考察和全詩結構很有理想性的高要求。深度的語言修養的掌握方面,詩的語言不可抽象,我直接剔除拮据聱牙的⋯⋯作品,力求直觀上就能理解。當然,有些涉及題材上的抽象需要,會有一些必須的轉折,停頓我也欣然駐足,這是詩思想醞釀上的必然。而豐沛的想像力並非天馬行空,所有明喻暗喻都必須在可以理解的現實基礎或書卷中被產生,不合乎這個原則的詩也會被剔除。而全詩結構的理性運作從來就不是件容易之事,它可以是傳統起承轉折前後鋪陳呼應,也可以是後現代結構的無中心爆裂,但重點在於閱讀時的邏輯上的合理性,仍然必須是與題材要表現的符號能指有關,它絕非寫詩者自以為是的任意安排或隨便置換可以達成。

3.基本上我會對寫傳統情詩採取更高的標準,因為這種被寫得氾濫的題材,需要更為細膩的寫詩能力支撐;而社會寫實最戒口號斷言與意識型態,我要求寫詩者必須有軟化意識型態為流動的抒情或思想之能力。

4.總的來看,本此作品均難以達到上述理想性的原則,是以在次要中找出重要這卻是件困難的事。寫詩並非為了得獎,而是裸露,不論所欲者何。成為一個寫詩的夢想者,成為一個能將所見入詩的社會正義追求者,抒情、反思、惘然,不只是憤怒,詩能夠做到的本來很多。

(二0一三、八、二九 臺北外雙谿文舍)

況且我的胸中還有卓然獨立的花朵

用戶插入圖片
況且我的胸中還有卓然獨立的花朵


  奎澤石頭


啊!南京,我們相同,又不相同


整座城市低著頭懷抱歉意走過來,


從九華山隧道打結要死了的交通走過來


我從一樣塞車炎熱的民國臺北來,


你說好想念,更更早些時的秋雨梧桐


古幕府山仙蹤處處,那時悠閒,人少。 


 


我塞車時打了個盹睡著了,夢見


那個神拿著符咒施法,讓隻烏龜精靈穿梭時空


他把曾經駝著的碑文故意遺失,暗示我該懸念心神 


我陷入熱戀用陌生眼光這時瞧見你,低頭飲泣


就蹲在老城南的拆遷路邊憔悴縮頭望天: 


重機械攪得塵土飛揚,魚狀雲揮別向遠而去  


 


「就要下大雨了,你這臺北人


在到處是假古蹟的我的身上你看什麼呢?」


 


我們古老的靈魂裡都知道,那碑文


寫的是光之書,在火爐灰燼邊


寫著的是歷史輪迴的秘密,沒有了建康


也沒有了金陵


 


我被緊急煞車聲喚醒,陽光卻火辣辣刺眼


諸神退隱,我只好躲進我的草帽裡


用逆光剪影照出一團黑暗的輪廓


栖居在內部的深淵。我們不同,


我使用繁體字,我說話沒有捲舌音


我每次嚼檳榔時就有獨立的念頭。


 


但我陷入熱戀,超越虛無與時間


當汽車抵達仙林,六朝豪華墓林  


我放慢腳踏車在你的身上溫柔駛過


我的靈魂釋放花朵,發光粲然地愛


我的感官化為暴跳如雷的閃電,這時滂陀


我的旅程結束了,上樓收拾行李


和死而復生的你一起從洞中走出,從下關渡江


經浦口,過三省到那面壁九年,一躍到


海峽這端你已經記不得的


我們相同的地方,沒有了地名 


沒有了語言,只有很少數的悲傷


 


深淵黑水溝,潮汐或高或低,


隨著我的氣息你東渡而來成為史冊


我的島嶼的燈塔週而復始探照


颱風將至的焚燒天空瑰麗 莫名


你,不管如何不同,如何變身青春、衰老


在神秘中訴說著現實,無神論的我迷戀古典


我們都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況且我的胸中還有卓然獨立的花朵


 


 


(二0一三、七、二四,定稿於外雙谿文舍)




1 2 3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