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紀露霞致敬


⊙ 當與不朽的台灣歌謠演唱家相遇(紀露霞與奎澤石頭,台北/葉子cafe’,2006)

唯音樂與詩能拯救我們的靈魂預告】二十歲出頭以演唱「黃昏嶺」「望你早歸」「慈母淚痕」等台灣歌謠成為二次大戰後台灣最著名的歌星紀露霞,將應東吳大學社會系石計生教授之邀,於十月底、十一月初參加「向紀露霞致敬」的藝術社會學學術論壇,詳情將陸續於本站公布。

關於紀露霞音樂成就報導網站:
http://www.taiwan123.com.tw/musicface/musicface.htm

站內搜尋:第一唱片行
http://www.cstone.idv.tw/index.php?pl=470&ct1=56

第一唱片行




⊙第一唱片行(2006.09台北大龍峒)





這是屬於跳舞時代被湮滅的記憶,由大龍峒的延平北路與保安街口一間小小的唱片行重新喚醒。奎澤石頭。你和計程車司機忽然聊起天來。因為車上放的台語老歌。婉轉清亮和曾經的FM96.6一樣迷人入室。那地下電台聽了四個月。沒有廣告。沒有主題。沒有主持人。只有幾百首反反覆覆播放的歌曲。斷訊時失魂落魄不知往何處去。這時老司機說就在「第一唱片行」。這些歌都是真空管錄音。音效很好。然後又過了一個月。斷訊的回覆。卻是充滿政治味的間歇。只剩九首的政治醫院。建國的口號穿插。奎澤石頭你終於受不了了。就這樣殺來轉口。令人吃驚的小小店面。與「第一」的封號背道而馳的印象。而且不打折的頑固。那守在店面已經四十五年的歐巴桑。你驚喜地將位於故鄉高雄的亞洲唱片有限公司灌錄的紀露霞、吳晉淮、陳芬蘭、顏華、洪第七、林英美、文夏等收刮一空。抱在懷裡有如一朵珍惜長久素白的玉蘭花。這樣聆聽。如此於後現代跌入1960年代的滿足。在網路搜尋美麗的,早已全球化的那時的倩影。為國民黨白色恐怖所中斷。你突然比那電台更瞭解必須激進的原因為何。意識型態的痛恨一個政權,今與昔兩相映照,是基於偏執政治的理由。但是,腰斬一種美妙的台灣歌謠,吸納本土,日本,英語和中國的文化於一身的完全創意,優雅。活潑。深刻。哀傷。快樂。從那源源不絕的樂音中流出,無法想像的美學高度,這腰斬,是不可原諒的。奎澤石頭。你以終生對抗這樣自由文化的敵人為職志。什麼黨都是敵人。你像個游魂般倘佯。足不出戶地反覆。窗外傾頹了的一株老樹,因為吸滿過度的雨水而從根腐爛了一種生的邏輯。陽光曾經努力映照。徒勞的完美,於記憶中刻意操練,旋律中保存,杳然的蹤跡。墓木已拱的再起。


1 80 81 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