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佐保姬(為Uyongu‧Yatauyungana)




奎澤,那日你訪問文夏隱隱作痛者,為了原住民的尊嚴與抗日的精神,除了霧社偉大的莫那魯道,還有多年前你為鄒族音樂家高一生所寫的春之佐保姬,皆令我難忘。我現在就找出來給你回憶回憶吧。當然,我還記得你有一個作家朋友泰雅族的瓦利斯諾幹,桃芝颱風時你仗義捐款帶學生上山去幫忙,我好喜歡當時的你啊。還有一軍中好友布農族的張萬興(Lahon),自從那年帶了一盆草蘭從桃源鄉的部落到高雄你已經被拆毀了的林森二路老家過訪未遇後,現在已不知在何處了,病篤時甚為思念,異種的同流。他幫你取了個原住民名字:WuMarx,我想那是不言而喻地像極熱血介入世界,改變世界的馬克思主義的你,在雲霧繚繞山巔逐漸隱身於山豬成群離去的玉米田聖山之中的你,兩頰消索,一行淚,瀑泉川流不息於無人深谷,石頭(石計生補記,2009.04.15)。



高一生的名曲春之佐保姬(Yutube)





⊙ 奎澤石頭


原來奄奄一息是一種
悲憫抗議的美學姿勢
降雪的眼神,蜷曲的
身體躺在我們每日上班行經的
柏油路面 受傷的高山鳥
他的羽翼顫抖,雨絲中的微弱拍擊
似乎吟唱著什麼
用一種急駛車輛不懂的語言
  鼓聲 和著 疊次漸高
 人聲在月光輕灑的森林 你
遍插羽毛 帶隊舞蹈 春之
佐保姬 神和土地親和的象徵
圍成一圈吧圍成 手與手
沒有空隙的存在 隨著節奏
 左晃右搖力量似排山倒海,現今
血絲佈滿眼眶 折翼之鳥
蜷曲的身體躺在商品化年年的
西門町CD唱片行裡 春之佐保姬
我們費力研究這五個漢字 你的眼神
從中跳出 身影是娓娓道來的演說者
溯溪尋找 一個失樂園的生平
一個失樂園丁
殷勤帶隊耕種 在山之顛
疾藜的高度永遠勝過 糧黍

「那麼 出發吧 我的
 親人。在星夜。關於我們的蹤影
 必須 趁勢隱藏…

是著和服的時代就不要
著中山裝 這是 春之左
保姬的忠告 鼓聲和著
疊次漸高的人聲在特富野沸騰
屬於有翅 民族的故鄉 樂音
宛若火炬洞照 腦海裡部落口頌心維
圍成一圈吧圍成 手和手
沒有空隙的存在
土地,有溫情脈脈的情感 我們
用一種高速子彈不懂的語言
 春之佐保姬 用一種語言也
不懂的語言傳遞山林
 集體記憶的溫暖

「過度的幸福是
 整個春天都臥病在床
 她用煎藥的手撫觸
 那些歷史 所有的塵埃與失溫」

  (1994.12)


﹡ 高一生(1908年—1954年),阿里山(今嘉義縣阿里山鄉)鄒族人,族名Uyongu‧Yatauyungana。自幼天資聰穎,在阿里山的達邦蕃童教育所就學五年後轉入嘉義市區的小學,父親因討伐布農族有功而擔任警職,後因意外殉職。之後被台南州警部大塚久義所收養,並取日本名矢多一生。1924年保送台南師範,受普通科4年及演習科2年教育,在學時並已展露音樂與文學天份;於1927年6月協助經由日本來台的俄國語言學家聶甫斯基,從事一個多月(1927年7月及8月初)的田野鄒語調查,1930年畢業。畢業後回到部落擔任教師與警察職務,並帶領族人發展農業,栽種竹子等經濟作物。同時也創作多首歌曲,曾帶族人至台灣總督府公開演出「鹿狩り(打獵歌)」。
1945年擔任吳鳳鄉(今阿里山鄉)鄉長,兼任分駐所所長。並在同時改名高一生。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發生阿里山原住民攻佔嘉義彈藥庫及嘉義機場,再退回山上的事件,高一生因此被補入獄(攜帶回的槍械則在1950年繳回)。之後又因高一生曾收容當時被認為是中國共產黨的台南縣長袁國欽,因此在1951年高一生被台省保安司令部指控“窩藏匪諜”及“貪污”的罪名,1952年被有關當局誘至竹崎鄉並遭到逮捕。之後以叛亂罪遭槍斃。其代表作有「春のさほ姫(春之佐保姬)」「鹿狩り(打獵歌)」「つつぢの山(杜鵑山)」「Bosifou ne Patungkuonu(登玉山歌)」等。作品並收錄為「春之佐保姬-高一生紀念專輯」。著名歌手高慧君為其孫女。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