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西端–觀來自台南的雕塑有感

 


奎澤石頭


 


曾經滄海的灘岸仍然長出


如此古銅色花朵,迎風


立在出海口召喚歸來吧,習慣告別的旅人


眼睛通過自己的感覺成為


理論家,愛不用分析,疾藜的希望家的構成,


你不能一日或忘的台灣最西端


 


倘佯鹹味無垠,這日頭從海裡跳出再回去海


再怎麼浪漫滾燙也靜下來了,赤腳背著,和你一樣赤裸矯健的大魚


汗珠與海水同樣滋味,作勢拔河,其實我們在


大地雕塑創作,以現實主義全世界的解放繫於每一個人獲得解放的胸壑之力


這想法土土的,但怎麼看裡面都有點


我們熟悉的感情


 


那麼跟我們覆頌一遍,「繁華國境之北,


你終於在我的思念之外」,再會啦可憐的城市人工之花


走起路來裝腔作勢的誠懇,連鎖書店裡矯揉造作


的閱讀,拐彎摸角地探聽怎樣保養


才能造訪古銅色門扉,裡面有斜躺觀月


手無縛雞之力的美麗


 


赤腳背著,和你一樣赤裸矯健的大魚


汗珠與海水同樣滋味,作勢拔河,不是日與月的


抽象爭論,關於設定的主題如何


落水獲救的肥皂劇命運,狂潮暴雨的真實拍打燈塔週而匍伏復始,知識份子加上


處女座的避俗,再出十本書也沒用,你仍離林投樹的匍伏呼吸很遠


曾經滄海的灘岸仍然長出


如此古銅色花朵,迎風


立在出海口召喚歸來吧,習慣背離的旅人


汗珠與海水同樣滋味,作勢拔河,其實我們在


大地雕塑創作,熱愛勞動價值的線條固遲,你觀看,陷入其中,換個星座繫桂冠,譬如巨蟹
你在台灣最西端的海裡流動告解。


 


(2009.04.20)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