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就是受難




⊙ 奎澤石頭


「感覺力(sensibility)是詩的真正主體。感覺力天性承受痛苦, 如果它在色情性中經驗了最高度的具體化,最為豐盛的果決,感覺力就發現了自己的顛峰–這會伴隨著自己的變形——在熱情中。花能讓耶穌釘在十字架的受難山生色不少,它們是惡之華。」

——班雅明 〈中央公園〉(Walter Benjamin, Central Park)


人的意志壓制感覺力的結果是創造一個靜態世界。基本上這是由道德與價值律支配的世界。安排與遙控是主題。出門時尊卑有序。充滿表格的安慰。在眼界不能及的地方用大哥大。嘮叨的關愛背後蘊藏金錢的哲學,即使以微笑裝扮。人的意志朝向功能的各司其職的穩定。現代人的生活四分五裂,必須靠螢幕縫合。電視的轉台成就遙控的完整即是明證。螢幕就是幻景。現代人根本無法逃脫的甜蜜的腳鐐。

熱情就是受難。巴哈的馬太受難曲標題為Passion。三王朝聖圖行經的是只剩骨架的滿山遍野的嬰粟花田。不經過手的碰觸,就無從感受到針刺般的保護的快感,這快感導引出對於死亡的想像與真實。流失的豐厚的汁蜜被龜裂的土地所吸允。熱烈的陽光穿透暴雨的短暫繼續肆虐心之乾涸。因此,熱情就是受難。

感覺力的主體性超越了人的意志。這就是浪漫。它是現代人快要絕種的代表作。現代人充滿了虛假的浪漫。沒有決心的等待。還時時以道德與價值律自我干擾與說服。說晚安。說早安。說午安。在日出日落的規律中找尋爭一口氣的安身立命。說現代性的特質短暫即永恆。虛假的浪漫喜歡中斷。為商品所教養。幻景的建構,來自人的顛倒的行走。事實就是。戴上一個特殊的玻璃眼鏡,看見滿街的以頭走路的時尚,雙腳飛舞有如蒼蠅頭上兩根找尋骯髒的觸角。卻裝飾以西裝革履或陽傘保護白皙皮膚。感覺力的職責是穿透。這種商品世界的實情不能曝光。感覺力因此必須繼續假用腳走路。不能戴眼鏡。因此,感覺力的熱情是受難。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