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秀玉國畫展集錦與後記

 
◎ 我從台北搭早班高鐵到高雄,開幕那天來了一百多人,媽媽那天穿著嶄新的衣服,據說一早就到了

 會場,笑容可掬地歡迎每一個來看她畫的人。我喜歡遠遠地看著媽媽的笑容,因為整個偌大的會場與

人潮就可以一起融入 這熱鬧現實中。我唸台灣大學時的老友許傳盛說話了。他從主掌的高雄市社會局
角度說媽媽身為高雄市民,退休人員習畫是人生第二個開始,在高雄長青班找到一種藝術性的老年生
活, 是種表率,並希望重陽節時媽媽能去高雄市政府中庭繼續辦展。傳盛言詞剴切並且具有建設性,
高雄世界運動會前夕,陳菊市長有了傳盛我想高雄市真的有福了。媽媽的老長官高雄市國稅局長陳金
鑑先生也致詞了,四平八穩的說話裡表露一種敬老尊賢的真誠。事實上我母親在國稅局服務了四十年
,經歷 多任局長,有幾個我都很熟,如張耀東先生我印象最深刻,因為局長官邸就在我 們家四樓宿
舍對面的洋房,常常來往。玩在一起。沒有階級觀念。到現在我跟他家裡的孩子都還有聯絡。陳局長
很特別的只是聽說國稅局有個老員工要開畫展,竟然親自於該休息的星期六到場致意,令人感動。不
擺姿態,關心部屬,我心想這個人定不是一個普通人。


 該我說話了。我重複了我對於這個畫展的基本觀點。從小身為高雄市民,我這次特別感覺一種新高雄

 的活力,從一個重工業型的城市轉換成和全球接軌的服務休閒城市,四通八達的捷運,港市合一的親

 水地景,我來高雄市立圖書館媽媽展覽廳,其實是準備大學聯考的搶讀書座位的地方,那大王椰子,

 珊瑚刺桐與菲律賓紫檀都比我高中時高出三倍,長得多有南台灣的霸氣與崢嶸!我說。每一個人都應

 該幫他的媽媽辦個畫展或什麼藝術展,在這個忙碌的時代,卻難以開口對母親說愛你的時代。當我看

 到舉家族之力辦成這樣一個場面可謂盛大的畫展時,我憶起去年過年時提議幫媽媽辦畫展討論主題時

 她的念佛本性低姿態,希望從簡。我說恰好相反,必須盛大。果然盛大,而且母親一生中經歷的幾個

 重要階段:小學同學,親戚五十,念佛團居士,高雄市國稅局,高雄市司機工會和美國洛杉磯的插花

 學生都來了或致贈花籃。這時我忽然想起大學時代在公館的地下電影院看的歐洲電影〈芭比的盛宴〉
(Babette‘s Feast), 因為芭比的一手好廚藝而讓全村的人在味覺的光芒中得到新生命。媽媽畫展基本
上就像她一生迄今的浮光掠影,通過這樣的八十幅繪畫的展示,連結了她多采多姿的生命裡的人事物,
從各地匯聚而來觀看,讚嘆,感受,對話,沈思,與熱情地和她合照。多麼像芭比的盛宴啊!我打心
裡讚嘆著!媽媽學佛參禪凡六十年,彈指之間,收攝於眼前的笑容可掬,我難以想像她已經七十多歲
高齡。彷彿是昨日一般。媽媽永遠是我心情落寞時依靠的對象。現在有返哺的機會,這是身為人子多
麼高興的事情啊!

 

我說完話了。還是離的遠遠地,我喜歡遠遠地看著媽媽的笑容,因為整個偌大的會場與人潮就可以一

起融入這熱鬧現實中。某一個時刻,我的眼神跟媽媽交會著。「媽媽,我愛你!」我用心傳遞著。

媽媽點點頭。會心一笑。繼續她忙碌的合照,講話與這她說生命中無法忘懷的重要一天(石計生後記,2009.06.25)。



用戶插入圖片

林秀玉與來自溫哥華獻花的外孫吳宣誠

用戶插入圖片

林秀玉贈畫作給高雄市社會局長許傳盛先生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