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我已帶你回茅山



◎石計生

這次你終於有耐心地超越上回我刻意安排的閃電與暴風雨險阻來到這裡了。第一印象有點糟吧。上山的沿路都是喬裝算命的叫賣人聲鼎沸,加上紀念品琳瑯滿目掛在寫著「茅山道院」赭紅高牆外的狹長商店,一支大大的陽傘撐起繳交入場卷後的朝山。住進這俗稱「頂宮」的九宵萬福宮的「養真堂」。放下沈重的包袱出來逛逛。我還是繼續讓你看看這個時代的修道必經之路。即使已經在三進聖殿之內,持續的人聲鼎沸、喬裝算命、攔截賣香和照相攤位。你的眉頭微皺。不要擔心。我說。這些宮廟觀光化的入世現象哪裡都一樣。五點鐘下班。時間到了就散了。

於是你開始最擅長的選擇性觀看。拿起數位相機。紀錄下那淺藍灰色飛簷。三天門。八卦涼亭。千年香爐。三個石刻太極。書店。晾著衣服的牆壁。斑駁赭紅木門。懸崖。與優雅回首黑白交間的雕鶴。繞了這深山道院一圈後。回首。突然這頂宮就完全安靜下來了。沒有一聲吆喝與和金錢相關的顧盼。你放下相機。用自然的眼神凝視著這空無一人的世界。純粹的存在。傾聽。我想你開始感覺來這裡的某種重要原因了。雖然還不很清楚。再回首。你看見整個茅山山系和人的身體地景驚人的類似。所處的「頂宮」隨身的指北針指向正南方位的元符萬寧宮–「印宮」。乾坤既定。西邊有湖水蓄深情。東面有小山角亭迎晨曦。坎離交間。一道強而有力的山勢自南徂北彎曲延伸,產生了整個茅山視覺上的動態旋轉。這些就是你方才完成的南京大學的講學所說的「道家身體」,修真圖明白暗示你每日感覺到的先天八卦作用下的「身中太極」。日昇日落。陰晴圓缺。這一刻你的覺悟。如此私密。我的對你的以光年計算的愛與等待。

然後我說你安心在這兒吧。去掉「不可說」的部分,你在漢至魏晉時的三茅真君、魏華存、陶弘景等均先後在此「白日升天」的三天門旋轉良久。感覺白鶴的單腳站立和展翅的騰雲駕霧。成為鶴。做個凡人的想像。然後我說你安心睡吧。去掉「不可說」的部分,被蚊子叮醒睡眼惺忪地看著牠展翅的方向。東方。還來不及思考前,這時彌天蓋地的大霧完全籠罩。你起身推門。分不清時分的世界。把整個「頂宮」又走了一回。三天門。仰望。日淡如月。圓陀陀。忽隱忽現。終有一道士笑嘻嘻從身邊走過。說。早起玩玩吧。旋隱身霧中。你走向懸崖往「印宮」方向眺望。哪裡有宮。哪裡有水。哪裡有亭。哪裡有「身中太極」。只見白茫茫飄移不定的霧與霧裡猜想可能存在的鶴。而八點鐘一到。持續加溫的人聲鼎沸、喬裝算命、攔截賣香和照相攤位又開始新的一天。買買紀念品。你心悅誠服。微笑以對。週而復始。這時我已帶你回茅山。

(2008.06.25)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