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然終止一頁閱讀迎接:奎澤石頭詩集《完整的他者》自序

◎ 石計生

嘎然終止一頁閱讀,在一個背後拍肩或者突然陽光刺眼地提醒,你就將書闔上,泰然自若收拾,站起,望著圓圓的客運站牌,黃底黑字,關掉手機以及所有外向的可能,上車,朝向,凡是有水的地方前進。

在水之湄,最好還加上有點上了年紀的山勢大筆揮灑昏黃,混雜在疾藜與狼尾草之間以手撥開,想必然千年萬年猶兀自等待的黃蟬花,以逆時針攀緣隱藏蓋世美麗的姿態迎接,每個衷心找尋的人。肩聳聳,你,數過了四十顆星了,關於旅行的一切多麼理解,你,並不是那種人。略過眼角餘光的是芒果累累結實與水壩的不可見底的暗藍深邃,幾個大轉彎之後,車行拔次緩緩漸高,刺眼陽光這時看見,你,是一個他者,攜著過時的行囊,以旁觀的完整,了然於胸這一切變化,線性與非線性的,現實與超現實的;或者說是從那樣目的性中蛻變,成為一個偶然,一種機遇,無從捕捉的軌跡,在海天交會互放的光芒瞬息萬變,上窮碧落搜尋後蹤跡杳然,即使下在黃泉,為熱情燃燒殆盡的生死簿,你,根本不存在。

從寥寥無幾的車廂低垂打盹的記憶,這樣經典遭遇,可能根本在夢中,或者是滾滾黃塵所致,讓一條簡單的上山之路變得撲朔迷離:完整的他者,是以不完整的自我為代價,或者倒過來講也可以。或許那對抗目的性本身就是一種目的,在這條路盡頭據說的美麗山谷,屬於原生態的一切,讓區分本身喪失了意義,你與我,他者與自我,蓋皆若干種心作祟為晨光芭蕉葉露珠反覆吸納無疑,晶瑩剔透,化為珍惜的一念三千,這樣跌落人間的渾然一體大塊假我以文章狀似逼近豐饒之海,近看其實,缺了一角的不完美仍然是不完美。

直到完全喪失了動力,客運拋錨沮喪蹲在不屬於人活動的森林旋即暴雨沖刷中翻覆,為五瓣醡醬草幸運地承接,虛懸於空中不能自己的刺眼,陽光蓄積讓黑暗能有一席之地的能量,你,數過了四十四顆星,然後天空就準備完全落幕了,盡頭是完全無重力狀態。沒有留下淚或者傷痕,一切兩足闔上了眼,無足、四足與其N次方沒有束縛的異種景觀就張開了固遲複眼的崢嶸,以純粹的灰色凝視前塵過於渲染的色彩明白:多麼感謝背後的拍肩比肩行走,球鞋換上,鞋帶繫緊,朝向,凡是有水的地方前進,慢慢變形,在水之湄,慢慢練習,腳踏實地,以充滿想像力的理性。混雜在疾藜與狼尾草之間以手撥開,想必然千年萬年猶兀自等待的黃蟬花,以逆時針攀緣隱藏蓋世美麗的姿態迎接,完整的他者:來時路的自己與追尋自己的影子,我以嘎然終止一頁閱讀迎接。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