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




⊙ 奎澤石頭



第一次驪歌高奏的前夕
素雅裙裾齊耳的直髮
走進來曇花一現的美麗
鳳凰花盛開的臉龐烙印
在幼小的手指練習讀算寫
老師說她來自一個
暖暖為名的地方,總是雨中
你以塗鴉漫天懷想



南迴鐵路開通不久過後
你和父親環島旅行
有著初次英挺自信的
沿途是從未聽過
的地名,馬蘭、關山
外澳、三貂嶺、或者四角亭

煙霧瀰漫的臥舖裡
蒼老的眼神你知道
他心繫,回程西部幹線
海峽的更遠方,金針花
豐收的黃土地務農的
故鄉可以和我一樣
有爹娘可喊,長江畔

海連著藍藍的天
天因此渴望著 許久
未曾落腳的 大地
火車繞行過一個
告別海洋的小站
山風、多雨、美麗的
暖暖,你望著

空盪的車廂漂浮的
臉龐,毛筆勾勒
陽光,曇花一現
屬於你私藏的
在天之靈



和新生的世代談論
一個老掉牙的
掌故,屬於師生的
與父子的情愫
天經地義的景仰
你想這塊島陸沈的
時候,原來在
肥皂劇出現的情節
悲歡離合,成真

你一定要記得啊
風帆駛過陰陽海的
時候,二十三度角
經緯儀測量人間
記憶, 昂首在藍天
俯視是
暖暖





Share Butt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