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汲淪溪

用戶插入圖片
過了汲淪溪

☉奎澤石頭

殘酷是這時,開始有雨和罕見低溫
過了汲淪溪,那裡有一個園子,有人低聲哭泣
我們為他生了炭火,站著取暖
說是秋意,未竟的啟示在帳棚外冷眼 
澤被如傘的小葉欖仁枯枝冷冷,我們沈思
並且不忘現實,我們心中有火閃爍如光
嚐了酸酒,我們直走上山,調動 雲彩
把雨滴放回茫茫大海,成為風景
用淚拯救自己離開這個
扭曲的時代 

這時到處,都是比冰還冷的
流言,有一個園子,屋廢如詩 
芭樂樹攀緣逆時針牽牛,拮抗纏繞 
夢址云云,逆光擁吻果實滿懷腐爛傾倒
一面牆,風冷燈火映照曾經守候的
花,請開以真正的埋葬。

而這時,天外燃燒的夕陽,熾熱地,刺眼地,
預言戰火,盾牌列隊前進,口中的劍吐出
樂揚殞光震攝走調,如此流離失所 森林為漠
半聾了的右耳聽不清楚誰在高歌, 
誰吹笛舉哀,捶胸,希望那信仰能怎樣 
駕雲降臨,而瑪拉的水,苦的日子是怎樣 
在人世沈淪週而復始

過了汲淪溪,我們生了炭火,站著取暖
我們在暗夜裡抽煙,坐下圍成圈圈傳遞,點燃
篝火熊熊的龐克搖滾,小聲歌唱
說是未竟的啟示在帳棚外冷眼 屋廢如詩
澤被如傘的小葉欖仁咀嚼,理想,我們仰望
愛就是加深它的輪廓 我們直走,調動 雲彩
就把那冰冷綑綁一千年,放回茫茫人海,開出道路  
拯救自己離開這個扭曲的時代
說相遇是意義, 分離使意義發生。 

(2013. 09. 06 臺北/士林)


Share Butt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