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澤石頭「真實裂縫」與洛夫「反常合道」長詩美學的參差對照



研究論文:「詩化的現實」與「現實的抒情」:兩種長詩美學的參 差對照
引自: Asian Journal of Management and Humanity Sciences, VoL 1, no.3, pp.494-511, 2006.

⊙ 作者:蔣美華(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


摘要

「現實」詩作與「抒情」詩作,「現實」詩人與「抒情」詩人,都是在參差對照的情境下 所襯顯的異同互植。在筆者所撰述的這篇論文中,根據六家詩人對於「現實」詩作與「抒情」詩作的義界,將陳克華、奎澤石頭、簡政珍這三家定位為「詩化的現實」詩人;復將葉維廉、洛夫、楊牧這三家定位為「現實的抒情」詩人。並將這兩種範疇,再區分成六種面向的美學姿影:「科 學語言」、「真實裂縫」、「語言存有」;「無言獨化」、「反常合道」、「為人而作」。「現實」詩作的美學層級,從「目的論」到「超現實」再到「詩化的現實」;「抒情」詩作的美學層級,從水仙情結到「純情」、「慣性的抒情」再到「現實的抒情」。「詩化的現實」詩作之詩心, 以他(她、牠、它)者的經歷為詩中人的敘述語調,感同身受;「現實的抒情」詩作之詩心,則以詩人自身體驗為詩中人的敘述語調,推己及人。這兩種長詩美學的極致,體現著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無諍之辯-就詩藝而言,是「道近乎技」;以詩質來論,是圓轉舞姿;至於無緣大慈的仁 民愛物情操,則是月映千江地躍然於阡陌詩行。

關鍵詞:現實、抒情、洛夫、葉維廉、楊牧、奎澤石頭、簡政珍、陳克華。




奎澤石頭「真實裂縫」與洛夫「反常合道」長詩美學的參差對照

奎澤石頭在《時光飛逝》詩集的〈自序〉中說: 創造力的堅實基礎為何?從來不是一個問題。惆悵的來源是詩與真實的裂縫。貼身的狐疑,不解詩的虛實交織,印象浮水印的疊合,造就了落差的張力18。

奎澤石頭「馳騁於詩的國度,其中追尋的跌撞、探索與實驗,都將現實生活的 起伏予以錘鍊、轉化19。」-詩的「創造力」,是「錘鍊、轉化」於「現實生 活」;「詩的虛實交織」與「詩與真實的裂縫」,正是奎澤石頭關於「詩化的 現實」之義界。誠如楊牧〈奎澤石頭記〉所云:「藝術的想像竟無時無刻不受 理性知識的檢驗、監察,強烈要求它(藝術)不可過度傾倒感性官能的悲喜,而 必須謀求通過介入的外在觀察而獲得的我們所謂的知識經驗,相對於一般官能 之間,這雙重取向一平衡的點,以它(藝術)為基準支持起我們堅實並且愉悅的 論述20。」「藝術的想像」與現實的真實,兩者之間的情理辯證,構築了詩作 的美學深淺。

洛夫〈詩的語言和意象〉一文道:蘇東坡說:「詩以奇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所謂「反常」,就是使 平凡而互不相干的、或相互矛盾的事物,作一種新穎而突然的結合;以 產生一種新的美學關係,目的在求得一種驚奇效果。……但實際上卻又 符合我們的經驗,符合我們的內在感受-這就叫做「合道」。光是「反 常」,詩語言必然失去有機性的生命,而成為一片渾沌;故還必須合於 我們經驗的真、或想像的真。……這種語法最大的功能,乃在使讀者從 熟知的世界中,獲得新的經驗和令人驚奇的發現21。

洛夫推崇東坡「反常合道」的詩趣-魚躍鳶飛的詩語言,有著語不驚人死不休 的原創性。布魯克斯(Cleanth Brooks,1906-1994),在〈悖論語言〉(The Language of paradow)一文中,強調所謂的「悖論」(弔詭、似是而非),意即表面上荒謬,而實際上真實的陳述;透過事物表象,繞過語言這工具之笨拙,而表達語言背後的真相-

柯爾律治(Coleridge)後來代他(華滋華斯,Wordsworth) 說明這樣做的目 的,而他明白明白指出 Wordsworth(華滋華斯)在努力使用悖論語:「華滋華斯(Wordsworth) 先生…… 視為自己目的是給日常事物以新奇的魅 力,是激起一種類似超自然的感覺。其方法是把我們思想的注意力,從習慣的嗜眠症中喚醒,引導我們注意眼前世界的奇美22。」


對於華滋華斯(Wordsworth)《抒情歌謠集》的「處理方式」,柯爾律治(Coleridge)認為是「悖論語」。誠如簡政珍在〈似有似無的「技巧」〉一文中所言:「十九世紀的英國詩人與詩論家柯勒奇(Coleridge)就說:「詩就是要喚醒人昏睡的知覺,而讓我們日常熟悉的事物展現不熟悉,而顯現新鮮感23。」布魯克斯用莎士比亞的話來說:「斜過來試試,拐彎抹角地找出直截了當」;「科學使用完美的球形,他的進攻是直接的;藝術的方法,我相信永遠不可能是直接的-永遠是拐彎抹角的24」。簡政珍〈詩與現實〉一文中也說:「布魯克斯在論述『弔詭』時說-詩正如莎士比亞作品裡的滾木球遊戲,木球不是正圓形,因此滾球的人需要用迂迴的弧度,才能滾進目標25。」關於希克洛夫斯基(Victor Shklovsky’s)的「反熟悉化」(defamiliarization)26,簡政珍〈似有似無的「技巧」〉一文有如下的論述-「為了讓觀者或是讀者能有生命的躍動感,作品要將描寫的對象陌生化,以免墜入習以為常的認知27。」詩的這種方法,只不過是正常語言的發展,而並非正常語言的歪曲。」

本節擬以-

(一) 奎澤石頭(1962-)(2003)。〈熱遮蘭城〉組詩(2002 年,9 首,176 行)。 載於時光飛逝(初版,296-313 頁)。台北,台灣:唐山。
(二) 洛夫(1928-)(1990)。〈天使的涅盤〉組詩(1990 年,5 首,291 行)。載 於天使的涅盤(初版,103-125 頁)。台北,台灣:尚書。
參差對照奎澤石頭「詩化的現實」與洛夫「現實的抒情」長詩美學中,前者「真實裂縫」與後者「反常合道」之意趣洞天!

奎澤石頭〈熱遮蘭城〉組詩,以「1」至「9」的阿拉伯編號的九首詩作,織就成一首有機的長詩。「熱遮蘭城」,其英文名稱亦見於第八小節的末兩行-「偉大的/ T’CASTEEL ZEELAND」,當我們以「入門收費新台幣肆拾」的門票進去參觀,門額上即刻有「T’CASTEEL ZEELANDA GEBOUWEDANNO 1643」字樣,意思是「熱遮蘭城建於 1643 年」。「熱遮蘭城」即「安平港」,荷蘭人於 1623 年(明天啟三年)棄守澎湖,轉佔安平,築木柵堡壘,初名奧倫治城,後改名「熱遮蘭城」。1661 年(明永曆十五年),鄭成功的軍隊直指臺灣,先陷赤崁城,再攻「熱遮蘭城」。

奎澤石頭是在 2002 年 7 月中旬,創作〈熱遮蘭城〉一詩,遙想台灣四百年的改朝換代:異族如荷蘭、日本等;原住民與閩南人、客家人,以及 1950年國民黨帶著外省族群兩百萬人的遷徙。滄海桑田,撫今追昔。試以〈熱遮蘭城〉組詩的第七節為例:

拋花而逝,一覺醒來
啟迪某種非線性運動
越是靠近細看的瘦井
面照浮光掠影動人心魄
佝僂青春飛出彩蝶蛹之生

街角婦人肩負拾荒的
斷垣,同樣飢渴歲月入定時光
倒退進入壁畫淑女窈窕斑駁
手執國家一級古蹟保護令

踏花歸去馬蹄猶留
按圖索驥的芬芳,忠實
鞭策巷道泅泳炎夏烙印涼沁
牽掛一種會想起的 羽狀
複葉, 標誌不是顯性基因的
大葉銀合歡 到處

守護,可攜帶式
明信片,一模一樣等比例
縮小 城,存在不存在的
蛹,傷口,固若金湯包紮
小心翼翼卻忘了 瘦瘦的井
蝶不斂翼,對你而言。


(奎澤石頭,〈熱遮蘭城.7〉組詩,308、309 頁)

首先,是「花」、「樹」的意象:「鬱金香」指涉著「荷蘭」-「商賈沿集外 城綿延平鋪/鮮豔花紋暗示同語反覆,古早味/當令的異服奇珍濃眉大眼信心滿 滿/乘風帆來的久違了的鬱金香」。「海棠」意謂著中國-「經年累月,瓊崖 海棠盛開合抱的/甬道,大開,時間凍結於結果/稜形堡壘安頓飄移的神智,著 陸/第一次壯觀的歷遊,夏至,雨停了」。

「雀榕」、「雞蛋花」、「Cassia fistula(臘腸樹)」(第三節),象徵著台 灣-「雀榕纏繞」:落葉性喬木,因為雀榕經常結實纍纍,且每每在果實成熟時落葉殆盡,讓鳥兒從老遠就可看見一樹豐盛的食物,紛紛前來啄食。而無法 消化的種子就隨著鳥的排泄物四處飄落,不論是落在泥土上或其他植物身上, 常有發芽的機會,故稱之為「鳥榕」。「鵝黃色調渲染雞蛋花」:落葉喬木, 可高達 5 米,多分布於公園;由於開在頂部中的五瓣小花花冠,外部為白色, 中心為鵝黃色,因此俗稱為「雞蛋花」。「追想曲口哨裡哼著南部人的/學名, Cassia fistula/永遠離不開泥土的/落葉大喬木」:「Cassia fistula」,俗名「臘 腸樹」,多生長於公園,在花期時,樹上會掛滿一條條的黃色花朵,由於長而 下懸,「黃花一串長長望港」。至於「銀合歡」,由荷蘭人在三百多年前引進 台灣;葉為羽狀複葉-指涉著外族「佔領的意志」,「孢子混著風塵醒來/邦 鄉是浮雲」;而葉落歸根,「歸鄉是必要」。

其次,「四百年」的台灣「輪迴」於「恨與戰鬥」的血淚之中:「碑銘 陰刻著歷史如此/輝煌的佔領砲口拮据度日」-統治者曾經有著「輝煌」的功 勳,一旦失勢,也只能潦倒「拮据」。「傳令的羽檄在標本室躺著/荷蘭文構 成,攤開的/招降納叛,朝代轉換英雄/背後還有繼起的」-清將「繼」國姓爺 而代之。「齒輪帶動古城的聚焦沒有/出路,玻璃珠內的攀藤倖存四百年」;「武士刀即地睥睨四十五年輝煌」-種族的對立、族群的隔闔,導致「一滴淚為誰掬」?在「舊與新,藍與黑,找不到/大時代的矛箭與長槍/上鎖的玻璃展示人這個物種/恨與戰鬥的需求」;而「愛你的敵人」、「久放菩提葉」,也許是了然於「聚散無常」的遊客如詩中人般,「展現笑顏正是言語之外的/生存決心」!

站內奎澤石頭〈熱遮蘭城〉全詩搜尋: http://www.cstone.idv.tw/index.php?pl=429&ct1=29


註釋:

18 奎澤石頭(2003)。自序。載於時光飛逝(初版,4 頁)。台北,台灣:唐山。
19 奎澤石頭(2003)。自序。載於時光飛逝(初版,1、2 頁)。台北,台灣:唐山。
20 楊牧(2005)。奎澤石頭記。載於人文蹤跡(初版,101 頁)。台北,台灣:洪範。
21 洛夫(1981)。詩的語言和意象。載於孤寂中的迴響(初版,17 頁)。台北,台灣:東大。
22 布魯克斯(Cleanth Brooks)(2001)。悖論語言(The Language of paradow)。載於趙毅衡(編選),新批評文集(一版 一刷,294、295 頁)。天津,中國:百花文藝
23 簡政珍(2004)。似有似無的「技巧」。載於台灣現代詩美學(307 頁)。台北,台灣:揚智。
24 布魯克斯(Cleanth Brooks)(2001)。悖論語言(The Language of paradow)。載於趙毅衡(編選),新批評文集(296
頁)。天津,中國:百花文藝。
25 簡政珍(2004)。詩與現實。載於台灣現代詩美學(84 頁)。台北,台灣:揚智。
26 希克洛夫斯基(Victor Shklovsky’s)的「反熟悉化」(efamiliarization),見高宣揚(1990)。結構主義(64 頁)。台 北,台灣:遠流。
27 簡政珍(2004)。似有似無的「技巧」。載於台灣現代詩美學(306 頁)。台北,台灣:揚智。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