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稻埕:杏花閣酒家(從周順吉古宅到王有記茶行)

用戶插入圖片

大稻埕:杏花閣酒家(台北/民生西路,2010.11.15)



大稻埕:杏花閣酒家
 (從周順吉古宅到王有記茶行)


這天帶領選修台灣流行音樂與數位文化典藏課程同學大稻埕踏查,有一些機緣隨機進行了幾個重要的訪談。在第一劇場後面的國泰戲院舊址旁,造訪那棟清代建築時,那主人恰好在家門口,這樣邀請我們師生二三十人入內。該建築主人是周順吉先生,生於1949年,改朝換代的時代,熱情而入世,說著關於第一劇場與國泰戲院的掌故。說他小時候記得躲在一旁看第一劇場俳優演日本傳統舞劇,與舊稱文化戲院的國泰戲院演蔣介石要看的好萊塢電影十誡的掌故。周順吉對第一劇場展演內容說法明顯與六館街耆老翁東城先生說的放映歐美電影有出入。繼而一想,應該是日治與戰後時間點的演出差異與戰後第一劇場本身呈現老態亦有關連。戰後十年,原來屬於台灣人市街的大稻埕,還有剩餘價值的日語與終於進來的國語閱聽,音樂展演空間明顯有了轉變。


 


往辜顯榮鹽館後,轉往陳天來的豪宅。一如往昔只能在路邊讚嘆這1920年代的經典建築。忽然間迎面而來的一個柱著柺杖的老先生,笑臉迎人地看著陳天來宅。我的田野直覺經驗告訴我:這人重要。就直接跟他聊天。他,王文慶先生(可惜囿於情境忘了照相),人住美國,只是路過。但他小時候就住在這貴德街的85號,與陳天來宅的73號是鄰居。他是陳天來三房的兒子陳守仁(可能記錯,要對逐字稿)的小學同學。他倆常常一起踏在淡水河河堤上一邊玩,一邊看水看山,好不快樂(顯然那河堤是日治時期興建的比現在9.6米國民政府蓋的低很多,可以看到淡水河)。他也講了非常精彩的當時陳宅內部的雕龍畫棟故事,室內花園與噴水池等等。也談到日本總督親臨陳宅為陳天來另一兒子陳清波擔任參議員的祝賀等等。


 


後來轉至王有記茶行,本來只是純踏查,卻因為老闆王連源先生因為自己也是東吳大學會計系的校友,見到東吳教授與學生特別高興,竟然親自講解。王有記茶行從史料閱讀,我早知道是百年老店之外,更是目前全台灣保留最為完整的茶葉精製廠。就建築與茶文化而言,格局來說當然是王國忠先生的新芳春行為經典而華麗,但已經沒有王有記這樣的完整。王連源先生鉅細靡遺地為我們師生上了寶貴一課之外,還帶我們去二樓看到他精心設計的南管音樂展場,每個星期六的下午兩點至五點,都可以來免費閱聽。真是有心的大稻埕人。


 


回程無意間遇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另一美麗:杏花閣酒家。這也是日治時期出名的大稻埕音樂台北的展演空間,一直知道但卻從來沒見過,以為已經拆除。這日助理汝育幫忙照相時發現,在民生西路上竟然就矗立在新芳春行旁邊不遠。看其山牆的巴洛克雍容,連三棟打通的門面,氣派非凡。更說明日治時期大稻埕的富足與繁華。這次踏查感覺特別的是,這麼多原來對大稻埕一無所知的來自東吳各系學生的認真走完全程,並且領受大稻埕的美麗,思樺,汝育和我也算為台灣文化盡了一份心力。大稻埕異托邦果然名不虛傳,不斷有新的驚喜,每一個位址總存在著另一空間。也重新定義了質化滾雪球研究:不但可由重要他人繼續滾雪球訪談,異托邦建築體也是,有歷史深度的建築體是異托邦存在痕跡,它是活的,會呼吸,會指引,讓沈澱的歷史不斷地浮現,以穿越時空的眼神撫慰業已乾涸的人心 (石計生後記,2010.11.15)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