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人生四帖──紀露霞、洪一峰、潘安邦、洪小喬














歌唱人生四帖──紀露霞、洪一峰、潘安邦、洪小喬
「風吹著我像流雲一般,孤單的我也只好去流浪…」從台灣歌謠到民歌,從絢麗舞台到幕後人生,在藝術社會學的領域中,作者尋索著歷史與生命的實相。數不清的動人歌曲永遠傳唱,以永恆的熱情迎向這世界…
【撰文/石計生】











紀露霞的歌聲是台灣人民日常生活記憶的一部分(照片提供/石計生國科會研究資料)
戀戀赤崁樓──永遠的「寶島歌后」紀露霞

1960年代,「紀露霞」這三個字在台灣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由她唱紅的台灣歌謠〈黃昏嶺〉、〈孤戀花〉、〈慈母淚痕〉等,在收音機時代曾經感動無數台灣人民。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刻意卸下明星光環的紀露霞女士,事實上,在1990年代以後,除了教唱之外,仍然持續保持著表演的動力。

.

謙遜愛台灣──寶島歌王洪一峰











寶島歌王洪一峰(中)今日已八旬高齡,朝思暮想之事仍是如何提升台灣歌謠。攝於1994年。(照片提供/石計生國科會研究資料)
已經八十二歲的洪一峰,雖然身體狀況比較差,但是仍然以微弱卻清楚的語調與記憶回答我的問題。彈指之間,刻苦奮鬥的、敏感的、多情的、鄉土的、英俊的、認真的、萬人迷的、能詞能歌能演的、能小提琴鋼琴手風琴的、多才多藝的這時寶島歌王已經是一個慈祥的老人了。一個繼續用他時而顫抖的手打著節拍繼續歌唱的老音樂人。心量很大地除了要繼續提升台語歌的水準外,還不忘稱讚現在電視裡的國語歌手進步很大。我聽著耳熟能詳的〈舊情綿綿〉同時問他現在聽年輕時唱的歌有何感覺?

「還可以唱得更好,」洪一峰微笑回答,「要多研究,我現在可以唱得更好,只是體力比較差。」我心裡著實讚嘆著,這樣一個認真而謙遜的長者,是以怎樣的精神愛著台灣這片土地,並且不悔地奉獻一生那美好的夢已經做過未完還要繼續。











如天上星辰燦爛不可勝數的歌曲,蘊藏著多少人的青春往事?圖為潘安邦首張唱片封面。(照片提供/潘安邦)
這時所見的潘安邦

這時所見的潘安邦雖然戴著一頂帽子,然而我國中時電視上所見的優雅氣質還在,只是多了些歲月留下的滄桑與智慧,如〈外婆的澎湖灣〉即使過了三十年,「歌仍然在那裡」潘安邦說。

解開台灣歌謠沒落與民歌興起的謎團,還在途中。我現在還不想也不願意套用任何西方理論來解釋。作為共創台灣民歌的一員,這時所見的潘安邦是謙虛而成熟的,身上有和紀露霞一樣的宗教信仰,這或許在他身旁感覺安靜的原因吧。











照片提供/石計生
風吹著我像流雲一般

訪問洪小喬的時候,我的心裡一直哼著〈愛之旅〉。當年,洪小喬戴著帽子以神祕女郎的方式出現,以即席修改歌詞的方式彈著吉他唱歌,才氣縱橫歌聲驚人甜美,號稱「金曲小姐」、「帽子歌后」,那時是1971年。這談話裡揭開了台灣民歌的一些非常有價值的紀錄。

「我要到那很遠的地方,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我要走那很遠的路程,尋回我往日的夢。」敘事加上抒情的民歌,四句一組永遠傳唱著,尋回我們往日的夢,夢裡有親情,友情與愛情,成或不成,都是記憶的一部分,都要感謝。從浪漫主義中日漸成熟,沒有了吉他沒有了歌也沒關係,通過命運的野菊花謝花開,我們多了更多愛人的理由,仍然熱情迎向這世界…

【詳細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2009年4月號──想像力改變台灣;訂閱人籟論辨月刊電子版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