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風災筆記VIV 空歡喜一場的找到


用戶插入圖片

莫拉克颱風帶來台灣史上最大降雨淹沒南台灣,已造成重大傷亡和損失。迄2009年8月17日止,根據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早上最新統計,目前死亡人數已經爆增超過500人,另外,失蹤人數也超過500人







(2009年8月17日 VIV: 空歡喜一場的找到) 昨天下午從高雄縣旗山風災中心傳來,最新從高雄縣桃源鄉梅山村撤退下來的災民中,已經找到張萬興!並轉至高雄縣婦幼所安置,領取物資。現場甚為混亂,經廣播後,來的人卻是個不是Lahon的張萬興,同音不同名。空歡喜一場的找到,一顆飛揚起來的心,又墜入無底失望深淵。 




(2009年8月15日 VIII 夏天的吻,冬天的淚) Julee Cruise – Summer Kisses, Winter Tears. In Wim Wenders’ Movie,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1991)





(2009年8月14日 VII  以紀露霞的台灣歌謠〈心糟糟〉給等待中的你)向來南台灣的我們最喜歡聽紀露霞的歌聲,等待親人的焦急,心糟糟,紀露霞唱出你的心情,我們一起祈禱,等待生還。 





 鈴鈴唱片紀露霞歌集FL-587,1964(民國53年)12月24日出版,王昭旺收藏,石計生國科會研究轉錄。




(2009年8月14日 VI  你,野豬群漫過荖濃溪河谷) 




用戶插入圖片

荖濃溪與布農族山林(2002)




                      「知識是  虛胖的武裝」你的無力
                             就像誤陷超級市場的 社會主義者,
                             面對商品和飢餓
                                    
                             進行「是完型價值還是沒有價值」的思辨,反時代的考察

                             但房租仍須節樽,向同志商借的衣服得還,洗好
                             因為領袖,是最容易髒的地方
                             愛情當然維繫  知識首重的是流浪,適時
                             適量,不著邊際地流浪

                             譬如布農族部落,南橫公路旁  一大片無限玉米田等著
                             你,數大就是美,   你,龐大而遙遠的山脈
                             你,野豬群漫過荖濃溪河谷
                             結構主義的森林,被 雲朵解構
                             你,始終是一隻鷹…  
        (1988)  

                             奎澤石頭詩集《在芝加哥的微光中》之〈記事‧一九八八〉
                              VII 「知識論與布農族部落」,詩為拉洪而作                          




(2009年8月13日 V 被僵化法令綁架的救災謂之酷吏)  司馬遷史記酷吏列傳序。孔子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老氏稱:「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法令滋章,盜賊多有。」太史公曰: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也。昔天下之網嘗密矣,然姦偽萌起,其極也,上下相遁,至於不振。當是之時,吏治若救火揚沸,非武健嚴酷,惡能勝其任而愉快乎!言道德者,溺其職矣。故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下士聞道大笑之」。非虛言也。漢興,破觚而為圜,斲雕而為朴,網漏於吞舟之魚,而吏治烝烝,不至於姦,黎民艾安。由是觀之,在彼不在此。




作為總統的馬英九,囿於北部中心主義,一種過於官僚法律人的形式主義,過於儒家的潔癖式道德觀,他的對於南台灣災民的疏離與高傲態度(在媒體重批下今天,災後第六天終於擁抱災民),不願頒發緊急命令與拒絕接受外國援助(遲至今天才接受),在在顯示哀鴻遍野的南台灣悲憤的救災緩慢吶喊痛楚,是源於馬英九的酷吏性格。




被過度道德與僵化法令綁架的救災謂之酷吏,其領導的國民黨政府,在此已經成為一個「酷吏政權」




道家身體的源頭之一老子說:「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法令滋章,盜賊多有。」最有道德的不以道德自誇,所以才真正有道德;道德低下的人生怕失去了道德,所以他沒有道德。法令越是顯明,盜賊反而越多。 今日救災就是要超越多如牛毛的地方與中央法令,徹底超越儒家的官僚體制,要有一種帶著淚水同理心,從緊急命令裡獲得完全指揮權的英雄氣魄的領導人,夙夜匪懈,念茲在茲,顧不得自己的道德形象與潔白羽毛,在洪流裡從南部看世界,實踐對於台灣土地的愛。這樣不以道德自誇的人才是真正有道德。然後超越了道德的形式,從迅速拯救災民的行動中獲得人民的信任。不如此,這國民政府口中所謂的百年難見的「天災」,將成為埋葬百年老店國民黨的毀滅性「人禍」!






(2009年8月12日IV 藍色的憂鬱)藍色的燈,藍色的夜,信仰十字架裡的受難山林,我能貢獻什麼給你呢?藍色的記憶,高雄縣失聯的親人們,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呢?藍色的天,藍色的海,藍色的波濤,藍色是煩惱。藍色的山,藍色的夢,藍色的憂鬱的靈魂啊,當作流行版的聖歌,請在台灣歌謠歌后紀露霞的國語歌聲中得到溫暖。難以忘懷,藍色的愛,藍色的記憶,藍色的波濤,但願這一切,解除你心中憂鬱…(舞馬‧克思)



 

 寶島歌后紀露霞演唱〈藍色的憂鬱〉(1960年代黑膠,石計生國科會研究CD轉換)



(2009年8月11日III 震驚於罪)在這樣的時刻,你若在洪水之中,遇見傾倒之屋,漂流的身體,就請忘了吧此無情紅塵相偕轉世。你若不在洪水之中,請不要清高說道,以天地不仁,震驚於罪俯視,要讓現實說話:淚水等同於淚水,悲傷就是悲傷…(舞馬‧克思)

(2009年8月10日II 我的心揪著。揪著。找張萬興)在南橫荖濃溪系桃源鄉寶來梅山一帶部落,張萬興,Lahon的深山中的家。你打開塞滿山羌肉的冰箱說要好好招待我這個老朋友,我們剛雙貼騎摩托車橫越長長的吊橋參訪布農族的無垠玉米田後的瀑布處處宛若仙境的聖山回來。我們爽朗地笑著回憶著一起在七星山當兵的日子。雲霧繚繞。練刺槍術。巡邏抓盜採箭竹筍者。一起在聖誕節時跟著你的步伐挺進無人能達的森林目睹一朵難以置信的金色蘭花就讓她在這裡吧你說不要打擾自然。初雪站崗。我們身著美軍防寒大衣哆嗦著交替抽煙。至士林夜市休假逛街買幾瓶老米酒回到山上喝個爛醉。展現氣魄。你說,「我將為你命一個原住民的名」「Wumarx, 你從今以後是我的兄弟」。「好」,我緊握著你的手。而剛到山上,因為是唯一的大學生,全國博擊冠軍的你為我打退了流氓兵的挑釁。看著你俊俏輪廓深刻的臉,握著你的手,說我舞馬‧克思與拉洪原住民友誼長存。我喝著你特地為我釀的小米酒。真是痛快地說「酒只為知己而醉」,微醺地看著深山輕灑的月光。如此美麗的圓滿中剛開始是一點點,然後是大片大片地從月光所襯托的山巔黃色的夢幻流質傾盆而降,啊是神蹟嗎不是土石流忽然從天而降,瞬間埋葬了我們。我回頭,來不及看清你的臉你已經消失。我驚醒。時清晨五點。媽媽還安睡著,一夜未關的電視,24小時播放著的災情。
高雄縣桃源,龜山,甲仙等地六橋被大洪水沖斷,甚至傳出小林村被滅村。就住在荖濃溪系那一帶,即使是二十幾年前的人影。我的心揪著。揪著。找張萬興。



(2009年8月8日I 這時,我們都是南部人!)在台北人以為莫拉克颱風離去時,我們今天整天在無風無雨的公館星巴克一起閱讀創世紀,讀到大洪水,晚上卻真的大洪水來了,從媒體畫面看到驚人的畫面,包括我的故鄉高雄縣,屏東縣市,台南縣市(i.e.楠西鄉),嘉義縣市和台東縣市等,河床潰堤,降雨累積雨量屏東超過2000公釐,幾乎是整年的降雨量,而最嚴重的地區水淹兩層樓高,缺水缺物資甚為嚴重,成為重災區。而原來政黨輪替後被民眾寄予厚望的國民政府反應卻令人失望地緩慢,整整遲了十六個小時才派軍隊進入災區,令人憤怒!反而是東森,三立,TVBS,中天,民視等媒體令人敬佩地深入災區,讓我們直接看到災區的畫面,災民哭訴投訴無門,幾乎滅頂,車子拋錨,民流離失所,十分嚴重。



我很難想像,如果這事情發生是在北台灣,範圍是台北市,基隆縣市,台北縣市,桃園縣市的話,國民黨政權的態度還是現在這個狀況嗎?總統馬英九會只是坐在中央防災中心,以一種官僚分層的方式視訊遙控指揮嗎?不會立刻到現場去關心和指揮嗎?我們一直以為南北對立或南北差異只是台灣可怕的每年都有的選舉才會出現的事,但是,從這件事情國民政府的處理態度看來,並不是。南部,是一個遙遠的政治邊界,一種心理的跨越障礙,是北部的南部,是一個被動的主動的存在,是一種只有政治需求才存在的 long stay。而更令我驚訝的是民主進步黨完全沒有對這件事情進行進一步的關心與動作,反對黨曾幾何時如此虛弱無力!無能的執政黨,虛弱的反對黨。南部。只有一個熟悉的名字在媒體出現。我的學運時代的學弟鍾佳濱,現任屏東縣副縣長,以冷靜認真的態度,通過東森電視請求調度更多橡皮艇救助鄉民。他的冷靜與辦事能力完全是可以信任的,這源於年輕時代的歷練,一個238室鍛鍊出來的堅強心智,通過左派經點閱讀的實踐者,正與大洪水搏鬥著。我這時無法聯絡上他幫他加油,但我想除了從中央要提供屏東等南部所有必要的幫助外,我們



認真以閱讀創世紀經典產生跨界宗教胸懷的歷練過程中,這時深感聖經裡所說的以色列迦南美地預言離我們太遠,一種無法言喻的現實苦楚湧現,給予人屬靈的光的上帝若在,請解民眾之倒懸,而路斷了,水淹了,無法到災區,但我們要相信土地,要勇於捐輸,要大聲說出,「這時,我們都是南部人!」與我們的南部同在,要守候家園,要解除北部中心主義,要信仰土地,南部的北部是南部,要大愛同胞,要為同胞祈禱,要再次說出:「這時,我們都是南部人!」






              

用戶插入圖片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