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五年之後


用戶插入圖片
在二十五年之後


奎澤石頭

 

開始時冗長單音繚繞在

停滯流動雲霧

無法靠近的各自山頭

正襟危坐,額首微微
 

有些日薄崦嵫生份的聚首

 

拍拍肩,寒暄中有人說信了
 

背離了神,身材走樣或者

維持當年純真的輪廓可以分辨

足下芳草,睥睨登高,高談

闊論,暗夜捕捉營火閃爍滿空,細數
 

吉野、山櫻與台灣巒樹的花季美殉
  

 

那時光,起伏氤氳

不自由的土地上有著青春無懼

含淚帶笑的快樂。

 

但回憶證明蒼老,缺席的

那人走在二十萬人群中高舉標語

呼喊似曾相識的口號,

自己或者攜家帶眷跟隨
  

將滿園玫瑰摘折、遍插,解除

愛受困於政治的尖塔,

萬頭鑽動,生冷柏油構成的大道
     

我們把雲霧與花朵搓揉收拾心裡,漫步

快車道上舉杯立誓
    

不讓世界醉臥在那裡,

語無倫次     

在二十五年後
 

 

(二0一三、三、十)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