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蘭遮城



             相見,是絕對的機緣/
  如霧起時燈塔終日乾乾/   輪迴搜尋只剩影子的登陸/  海的拍擊,
      上上下下著/
  齒輪帶動古城的聚焦沒有/  出路,玻璃珠內的攀藤倖存四百年/  展現笑顏正是
         言語之外的/
  生存決心

            花開向昨日之城/  虛懸所見規範的直立/  屈著身體等待一顆子彈/  轟掉滿腔才華綻放/
     浮力說服固著者的悲哀/  讓一切放手就能/  愛你的敵人築巢於/  風景秀麗的天際

 ◎ 奎澤石頭



        


 


鹽水溪包絡的平疇隆起
帆影點點見不著明天的
右手擺在眉間眺望,霧起了
或許說明了歸鄉是必要

淤青的臉只剩半邊,凝結
掛在行人如織的一隅
碑銘陰刻著歷史如此
輝煌的佔領砲口拮据度日

蚵仔煎快炒一盤
入口喊熱的擁擠,風沙
捲起,公車慢吞吞呼嘯
乏人問津的解說雀榕纏繞
叱吒風雲公元一六三二年夏
給你一炷香的時間覘卜命運
右手擺在眉間眺望,正好
麻雀爭食,雨後落日寂寞


 


     



傳令的羽翼在標本室躺著


        荷蘭文構成,攤開的


招降納叛,朝代轉換英雄


        背後還有繼起的


 


        古蹟,時刮西風時起


        東風輕拂執著的臉紅磚


砌成,橋頭堡得意一時


        頹然而坐終究是鹹鹹


 


       海風。深呼吸一種


       躲藏的構思,如是我聞


       古代淹沒在高樓櫛比,低調的


       奢華,入門收費新台幣肆拾


鵝黃色調渲染雞蛋花


左右一棵平衡的史觀


容你晉見。


 


      



揮帕告別親愛的城桓
日上三竿涼曬期待的雨勢
魚販叫賣安平港極目所及
蓑衣走過古典的海市
蜃樓,悲劇一點都不剩

阿勃勒見證生產性的

掛慮,黃花一串長長望港
追想曲口哨裏哼著南部人的
學名,Cassia fistula
永遠離不開泥土的

落葉大喬木

扇搖燻蒙炭薪的生火
帆進船出不涉紅瓦厝
升斗小民斑駁一角照片泛黃
揮帕告別曾有的貴族
潛意識,滄海
桑田,只是你見外的
多餘



 


  透明電扶梯上上下下著


  齒輪帶動古城的focus輪迴


  時髦風由蕭條的海岸線引進


  新潮流,五年級的老歌


 


 


[#M_ more.. | less.. | 

新唱。擴音器播放著反覆


  淋濕與曬乾之間的仰望


  烏溜溜,帶著心酸的味道


  爬行快速的雲雨聚散無常


 


  行書急馳於碑銘莊嚴


  紀念性高的百尺竿頭,卹勉


  失群的麻雀等待快門按下


  登高,窗櫺左邊,一灣


清流交疊沈埋江心的兵戎


 


  相見,是絕對的機緣


  如霧起時燈塔終日乾乾


  輪迴搜尋只剩影子的登陸


  海的拍擊,上上下下著
  齒輪帶動古城的聚焦沒有

  出路,玻璃珠內的攀藤倖存四百年


展現笑顏正是言語之外的


生存決心


 



   
          經年累月,瓊崖海棠盛開合抱的


  甬道,大開,時間凍結於結果


  稜形堡壘安頓飄移的神智,著陸


  第一次壯觀的歷遊,夏至,雨停了


 


  商賈囧集外城綿延平鋪


  鮮豔花紋暗示同語反覆,古早味


  當令的異服奇珍濃眉大眼信心滿滿


  乘風帆來的久違了的鬱金香


 


  栽植遍野,是會行走的花粉


  肇始於變色大地素面相見


  枝葉枯榮衍繁消失的春秋大夢


  長茅站定旗艦前沿,臉泛著憂鬱


  因為風。


 


  因為風,淚能凝結為海溝


起伏情緒不再影響,刻劃深深


 佔領的意志,傾倒的


 高岸為谷,雨停了


 你在豐沛的土地品味凹陷


 誰的物換星移


 




 
指向上癮的瑰麗七彩的
 
雲端,多麼幸福
 
自由造型質地輕於水
 
穿梭其中一切都在

 
掌握。花開向昨日之城
 
虛懸所見規範的直立
 
屈著身體等待一顆子彈
 
轟掉滿腔才華綻放

 
浮力說服固著者的悲哀
 
讓一切放手就能
 
愛你的敵人築巢於
 
風景秀麗的天際
 
自由造型是俯視的
 
個性,選擇性褪去
 
防禦屬於地平線

 
極光照耀旅程略勝於
 
音速,刺耳的切入一種內心
 
的創作,快門按下
 
凡人無法抵擋
 
氛圍瞬間掌握的存在
 
早已逝世幾甲子年
 
多麼幸福的瞬間漂浮
 
孢子混著風塵醒來
 
邦鄉是浮雲



 


 拋花而逝,一覺醒來


 啟迪某種非線性運動


 越是靠近細看的瘦井


 面照浮光掠影動人心魄


 佝僂青春飛出彩蝶蛹之生


 


 街角婦人肩負拾荒的


 斷垣,同樣飢渴歲月入定時光


 倒退進入壁畫淑女窈窕斑駁


 手執國家一級古蹟保護令


 


 踏花歸去馬蹄猶留


 按圖索驥的芬芳,忠實


 鞭策巷道泅泳炎夏烙印涼沁


 牽掛一種會想起的  羽狀


 複葉, 標誌不是顯性基因的


 大葉銀合歡   到處


 


 守護,可攜帶式


 明信片,一模一樣等比例


 縮小 城,存在不存在的


 蛹,傷口,固若金湯包紮


 小心翼翼卻忘了  瘦瘦的井


 蝶不斂翼,對你而言。


 


     


 


 拆解過去成為實用主義的


 新砌,億載金城風光落成


 武士刀即地睥睨四十五年輝煌


 如此,半截漂流木附著


 


 水母的海。透明,望穿秋水之


 心,佈局於黑水溝白浪掏盡


 千古拍岸,一滴淚為誰掬


 滿地剝削剩餘的蚵殼


 


 舊與新,藍與黑,找不到


 大時代的矛箭與長槍


 上鎖的玻璃展示 這個物種


 恨與戰鬥的 需求


 


 灘岸嬉鬧的陽傘七彩繽紛


 蠱惑寧靜暗藏的水母,神經性


 劇毒麻醉永不懷古的


 人心,世道踩陷快樂多麼


 流沙上的招呼,你


 從不下水


 


 蠱惑的看板到處隨時


 拆解以便完成更為數位化,龐大,高聳


 直達天庭直到一道懲罰的


 閃電,劈開,焦黑,死不死,還說


 偉大的


    T’CASTEEL ZEELANDA


 


     


 


 所僅有的清醒當沈睡見底


 雨試探前程小小瓢蟲伸動觸鬚


 欷噓的光影射悸動濤起據聞


 再怎樣嬴弱也要對抗


 


 令人費解的地心


 引力,足有印痕漫漶猶疑


 來回幾條街找不著夢迴
 城南舊事日薄崦嵫可否


  餘暉奮起捕捉,摘帽,閉眼, 
  昂首沐浴,愛的絕對光芒


 


濤岸交集,世事


興衰的原諒,心中,久放菩提葉


枝脈倖存風華超越絕代


酒窩之中深深烙印,合掌


親和力創造組合自由


排列,中指對中指


食對食


無名對無名


 


                            


   

_M#]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