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台灣歌謠楊三郎的傳人作曲演奏家紀利男先生

用戶插入圖片 在公館胡思二手書店訪談台灣歌謠著名作曲家楊三郎的傳人紀利男(和寶島歌后紀露霞, 2013.04.05)。

雲林水林鄉人的紀利男,生於1940年,19歲時因最被楊三郎讚揚與推崇的寶島歌后紀露霞介紹加入楊三郎的黑貓歌舞團,因受楊三郎賞識個別教導一年,從音樂方面完全一張白紙,到能懂樂理作曲,吹得一手好薩克斯風。說在黑貓時期,時常跟著全省巡迴演出,時常看見楊三郎趁夜黑人靜起身作曲,也曾看過他和作詞家周添旺一起邊喝酒邊推敲如何用戶插入圖片把詞曲搭配得當地創作的歷史鏡頭。紀利男說,自己歌曲雖做得很多,包括余天的又見黃昏與鄧麗君的後悔愛上你等名曲,卻不太敢做台灣歌謠,原因就是被其恩師楊三郎和周添旺的艱辛創作過程給嚇到。直說:台灣歌謠真的很難做得好啊!這更顯露楊三郎被紀露霞唱紅的望你早歸,孤戀花和苦戀歌等名曲之珍貴。紀露霞與紀利男雖無血緣關係,卻以姊弟相稱,原因除了雙方父親熟識外,還有紀利男加入黑貓時,楊三郎看他沒有樂器,就拿了一張當票給紀利男,叫他自己去當鋪把那價值800塊薩克斯風贖出來。1959年,紀利男才高中畢業,當時沒有錢,就去找已經紅透半邊年的紀露霞借: 那天我去找大姊,說要贖出薩克斯風。只見紀露霞睡眼惺忪,穿著睡衣出來說,要多少錢?就二話不說拿了八百元給我。這樣對我好,我一生感激。有了那隻薩克斯風,我的音樂生活才開始。紀露霞說:我那時也沒想這麼多啦,當時唱一首歌一百元。當時有那些錢,就給他了。
      1960年,紀利男退伍後,先在國內發展,1971年帶台灣樂團到了新加坡的海燕歌劇院成為音樂指揮兼節目總監,大量引進台灣的一線國語,台語歌手至新加坡,一待就是十年,票房奇佳。到現在他還把新加坡當作第二故鄉,常住那裡。後來想更上一層樓,1978年想加入日本作曲家協會,但是困難重重。當時紀利男就自己錄了兩卷自己創作的作曲錄音帶約四十首,送給會長服部良一聽。投票那天,紀利男說:服部良一問在場十幾位審查委員意見,沒有人反應。這時服部說,我把紀桑給我的音樂聽了,很少有人能夠做那麼多不同曲又保持水準,我看是有資格加入我們會員。你們看怎樣?會長都這樣講,其他人就沒意見,鼓掌通過,雖然掌聲很小。紀利男因此成為加入該會的第一個外國人,並於翌年榮獲日本古賀(正男)賞作曲賽首位外國人入選,且入選分數最高,當時是非常高的榮譽。紀利男尊師重道,感激其恩師楊三郎的教導,就把楊三郎請到東京去參與他的受獎儀式,傳為佳話。雖然如此,獲獎的紀利男卻打不進去排他性很強的日本流行音樂樂壇,將在新加坡賺的錢在日本花光後,就重返台灣。紀利男說,但我在日本學習到一件事,就是對做音樂的執著與細膩。我回國後做的曲台灣卻說我的太深了。我才知道台灣音樂落後日本三十年啦!1992年在台灣製作楊三郎台灣歌謠交響樂章,獲得金鼎獎,而紀露霞也是因為演唱其中的歌曲正式宣告從嘉義重返台北歌壇。這一切的因緣,都巧妙地說明了台灣歌謠的一段迷人的歷史,值得作記。(石計生後記,2013.04.05)


Share Butt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