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一起為寶島歌王洪一峰祈禱

用戶插入圖片

為洪一峰祈禱(向洪一峰致敬演唱會,2009.12.17)



                          洪一峰傳病危 洪榮宏出面說明

(2010.01.02, pm1:30-2:00) 我來時仍然見著一顆有信仰的寧靜的心,現在躺在加護病房裡承接他的 主耶穌靈光。洪一峰老師,寶島歌王,台灣歌謠裡全能的才子,這時已無法起身接受絡繹不絕的探訪。其實,這件事我知道的很早,老師,因為您孝順的兒子洪榮良一個月前就來找我時就已經說您身體總是起起伏伏,於是很想要和洪榮宏為您成立一個「寶島歌王洪一峰虛擬音樂博物館」,將您的作詞,作曲,演唱,自傳,錄影和對您的探究認真保留下來。我一口答應。積極發動研究團隊,組織,並與婉婷,思樺等助理們不眠不休工作提出申請。老師,從台灣流行音樂史角度看來,您的歷史地位是無庸置疑的崇高,但是,從現有資料的收集看來卻又是如此稀少,這顯示出從宏觀視角看到,台灣戰後1970年以來台語歌都是處於邊陲位置,主流的是國民政府所主導的國語歌曲。



老師,我過去花了三年時間對超過六十名歌手與音樂人的深度訪談裡發現,不只是您,包括另一位寶島歌王文夏,寶島歌后紀露霞,李靜美,陳和平,莊永明等人都說出了台語歌的不受重視,被邊緣化的事實。這是多麼令人辛酸的事啊!即使如此,如同去年我到您台北家裡做訪談時所感動的您深刻的謙遜以音樂愛台灣的態度,淡淡地說著您著名的「可憐的戀花再會啦」「快樂的牧場」如何被戒嚴時期當時的國民黨審查禁唱,您心毫無怨恨,反而更愛台灣,仍奮力不輟地寫歌,唱歌,唱出台灣歌謠的深邃與美妙。而在民進黨執政的年代,對於台灣歌謠也只是口惠而實不至地尊稱您為「台灣國寶」,您,和其他當年傑出的台語歌的歌手們,仍然是邊陲里的光芒。老師,那次跟您相處三個小時後,我是完全被您的人格所吸引,折服了。藝術,是要超越政治的,您啟迪我的是:「要忠於自己的天命,不管世事如何變遷難料。」



老師,您的意識身體插管,無法言語,但屬靈身體早已得救。現在我在加護病房裡握著您微微浮腫的右手,默默為您禱告,以世俗的願望為您禱告。您在領受 主耶穌靈光的同時,要先醒來去參加您小女兒四月份的婚禮,與親眼見到您的「虛擬音樂博物館」的完成。要見證台灣歌謠從1950-60年間作為一個以台北為中心的「時代盛行曲」,後來被邊緣化了四十年,再次翻轉成為台灣流行歌的日常生活之歌的未來。我是以這樣的內容向 主耶穌祈禱,您屬靈的身體已經取代了意識的身體,如創世紀裡晚年的雅各般充滿智慧的餘光。請醒來,全世界愛聽洪一峰老師的歌的人,讓我們一起為您祈禱!阿們




Share Butt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